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三國之建筑塔防系統 > 第212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見孫觀意識到了口不擇言,臧霸這才轉過頭,似乎詢問般的看向楚飛。

    楚飛點頭示意,隨之說道:“自古以來便不乏有野心者,如此情景之下只需有一人站出來,皆是必定大亂,腥風血雨自然是少不了的。”

    此話一出,臧霸頓時心頭一震。

    楚飛是何人?那是與齊王劉承結義之人。而劉承又是什么人?那可是正兒八經的漢室宗親世襲親王!

    剛才的那番話說好聽點是妄議朝政,說不好聽點那就是大逆不道有造反的嫌疑。

    此時此刻,饒是臧霸腦子轉的再快,也發覺有些不夠用的了。

    想造反的話不是與張角聯合更好嗎?若是不造反,那這話又是什么意思?

    楚飛可不知道臧霸的心理活動,他見臧霸閉口不言,孫觀又低頭沉默,只能再次開口。

    “說句大逆不道的話,這天下終究是會亂起來的,我希望兩位可以輔佐我與大哥打下一片安身之所,共求富貴。”

    好家伙,你這是還知道大逆不道啊?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感情還是有擔心的事情啊。

    “昆侖何出此言啊!”臧霸故作大驚,開口說道:“反賊得以平定,但若是一人而起則會因眾人攻之,此話以后莫不要再提,若是讓有心之人聽到,恐怕”

    聽到這話,楚飛嘴角略一抽搐。

    尼瑪連太守都敢殺,這時候連說句話都怕了?很明顯就是不相信我嘛。

    不過這道也是正常,任何一個人聽到這種話的時候都會心有疑慮,不敢輕易開口。

    楚飛并沒有太放在心上,而是繼續開口說道:“宣高欺我,刺史大人不通武藝,哪怕上了戰場也是立于后方,饒是張饒強悍無比亦可安然退去。如今天下如何你我皆清楚,本就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又何須如此提防?莫不是宣高看不上我?若如此,那便打擾了,告辭!”

    此話猶如驚雷一般披在了臧霸的心中,掀起了驚天的巨浪。

    搞死龔景他做的極為隱匿,饒是在當場的人都沒有看出來。

    可楚飛沒有在場卻知道了這件事情,而且還如此肯定,他怎么可能不驚訝。

    “且慢!”

    臧霸趕忙開口叫住轉身離去的楚飛,心中依舊沒有平靜下來。

    但他知道,在搞死龔景的那一刻他便已經踏上了劉承這一條賊船,而劉承與楚飛幾乎是一體的,如果楚飛與他出現了矛盾,那自己可真就是天下之大卻無容身之處了。

    楚飛轉過頭看向臧霸,這讓臧霸松了口氣,隨之問道。

    “愿聞楚兄之志。”

    楚飛同樣心中大定,隨之微微一笑說道:“如今漢室垂危,非中藥不可醫除,但醫者可醫活命之人,重疾而不知者無藥可醫。為今之計唯有破而后立方可永保漢室,我大哥齊王乃漢室宗親,定竭盡所能以保漢室。”

    此話一出,不單單是臧霸,就連孫觀也徹底蒙了。

    先說破而后立,然后故意說劉承是齊王,這是什么意思很明顯啊!

    臧霸與孫觀相視一眼,隨之臧霸率先朝楚飛一拱手說道:“愿隨齊王共扶漢室,霸愿效犬馬之勞!”

    “愿隨齊王共扶漢室,觀愿效犬馬之勞!”

    臧霸、孫觀一前一后紛紛表忠,可話并沒有說死,效忠的人卻是劉承。

    雖然沒有達到最想要的結果,可這樣的答案也讓楚飛很滿意。

    他與劉承乃是結義兄弟,就像劉關張一樣,兩個人是分不開的,向劉承效忠也就相當于向自己效忠,沒有什么太大的區別。

    更何況這個義兄并不在乎這些,很多時候都是自己說了算,所以更不用在乎這些細節了。

    收了臧霸、孫觀二人,楚飛也明白了過來。

    李典與二人相同,雖然也已經屬于己方陣容,但也只不過相當于合作關系,隨時都有可能跑路。

    之所以使用了高級招募令還會出現幾人的名字,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在。

    臧霸、孫觀說是效忠的劉承,但楚飛的忠誠度一欄里也出現了兩人的名字。

    雖然忠誠度滴的可憐,只有二十點和三十點,但也是一個好的開始。

    剛送走臧霸、孫觀二人,楚飛便立馬收到了李典求見的消息。

    李典可不同于臧霸、孫觀,他可是被楚飛留在淄城的,這時候突然趕來顯然不符合情況。

    可來都來了,那哪能不見啊。

    “見過楚都尉。”

    李典朝楚飛一施禮,顯然已經知道楚飛升為都尉的消息。

    楚飛趕忙走上前去,熱情的拉住李典的手說道:“曼成你怎么來了?來,快坐,坐下說。”

    (本章完)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