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燕子農家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出宮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一身明黃的朱祁鎮很快在眾人簇擁下走至東華門,守門的士兵是新來的,見一隊人馬氣勢洶洶要往奉天殿而去,當即抽刀相攔:“站住,來著何人?”

    朱祁鎮負手,徐有貞大喝:“瞎了你狗眼,太上皇復辟了!”

    “太上皇復辟了!”一波又一波炸雷般的聲響回蕩在守衛耳邊。

    “開門,否則圣上的登基大典拿你們祭天!”勝負已分,景泰弟已死,守衛很快跪地三呼萬歲后緩緩打開大門。

    奉天殿近在咫尺,朱祁鎮紅了眼眶,他竟還能重新回到這至高之位的一日!

    昭華,為他殫精竭慮的昭華,定不相負!

    鐘鼓齊響,文武百官分作兩列齊齊跨出九卿房恭敬等候上朝;朱祁鎮頭戴金冠扶著徐有貞的手坐上久違的龍椅。

    “宣,文武百官進殿……”奉天殿門口的新任太監總管曹吉祥“啪啪”甩著鞭子發出炸裂之響。

    奉天殿下是密密麻麻鱗次櫛比的炸藥,兩道瘦小的身影忙碌穿梭其間。

    “你在作甚?”肩膀突然被人輕輕拍了拍,渾然忘我的杭習文不耐煩拂開。

    “滾開!別擋著小爺做事!”

    “大哥~”杭學武慌慌張張的聲音里透著徹骨的絕望。

    杭習文抬頭,是個肚子鼓鼓,溫婉高貴的婦人朝他笑得溫柔:“哦,關門,放狗!”

    “汪汪汪……”密室門口竄出幾條黑黃身影,杭習文兩腿發軟地點燃手里緊握的蠟燭:“別過來,小爺若是受到半點驚嚇這奉天殿乃至整個皇宮上上下下的人都得死!”

    杭學武慢吞吞退至角落,直至與四周融為一體。

    溫婉抬手,連眉毛都未曾動一下:“放狗!留活口!”

    黑黃迅速的狼狗迅速撲向兩人,昏黃微弱的燭火自杭習文手中跌落,“嗞嗞”點燃引線。

    溫婉一個箭步踩向被迅速點燃的引線,低低的咆哮下血流成河。

    “傻逼,不知道火藥需要引線燃盡才能引爆的么?”溫婉將足尖在地上重重碾了碾才不屑撇嘴。

    身嬌肉貴的公子哥終究慘叫連連被鐵鎖穿了琵琶骨溫順跟在溫婉身后,一如貴婦帶著兩只招搖過市的貴賓犬。

    奉天殿內文武百官看著龍椅上威風凜凜的老熟人嘴巴張成了“o”型,有家眷遲遲未歸家的要臣緊緊閉住了嘴,打定主意不冒泡不開口。

    奉天殿外殿外帶著寵物款款前行的溫婉與一身黑衣冷俊挺拔的林淵迎頭而遇,誰也沒在意整個皇宮瞬息間躲過了滅頂之災。

    “參見沂王,沂王千歲千歲千千歲!”溫婉盈盈下跪,笑著行禮。

    朱見深側身不受,又示意身旁太監搶在溫婉下跪之前迅速將人攙起:“夫人快快免禮,小王實當不得您這一拜!”

    站在幾步之遙的林淵走到溫婉身前轉身,淡淡出聲:“王爺,微臣就送您到這了。”

    沂王頓住,英俊斯文的面目上全是呆滯:“亞父?”

    他不明白,在他最困難的時候亞父現身救他于水火,幾次三番全他性命教他為人之道不就為了現在嗎?為何他重見天日展翅高飛之日就是亞父離他而去之時?

    若無亞父,他早填了深宮枯井,早自暴自棄,他做夢都想報答亞父,想對待對待父親一般孝敬他報答他再造之恩。

    “王爺,微臣陪了你七年,路上的荊棘已為你鏟盡,這天下再也沒有人能阻擋你的腳步。

    去吧,去走你腳下的路,記住微臣跟你說過的話。”不求功彰顯著,只求問心無愧。

    朱見深垂頭,沒人能瞧見他眼里的汪洋,身后太監催促不斷,唯主子恐誤了上朝惹陛下不喜。

    過得半晌,再抬頭時,林淵已帶著溫婉與他擦身而過,他瞧著那一對天作之合的碧人,發誓終身善待林家,不負亞父厚望大恩。

    至此,林家明暗兩線水落石出,這一對再平凡不過的夫婦終是心有靈犀于一明一暗處謀得永世太平,不為他人魚肉。

    “天氣真好,晴空萬里呢!”走在宮道上的溫婉感嘆,兩側宮人躬身為她開道。

    等在宮門處的方婆子跑至她身側,彎腰伸手將手背鋪平在她面前,等著她漂亮的小爪子搭上去。

    墨云小心翼翼幫她罩上厚厚的紫貂斗篷,又從懷里掏出大把銀票發給引路的宮人。

    宮門不遠處是東倒西歪,蒼白如紙的官眷,見著溫婉夫妻只覺冷戰陣陣,顫抖不已:“林夫人永福,林夫人身體康健,長命百歲!”

    溫婉揚眉,紫貂斗篷在風中簌簌作響,看向她們的目光平靜而欠扁。

    “眾位夫人客氣了,過幾日來我家賞荷啊!”呼吸順暢的感覺真好呢!

    心如死灰的官眷們心頭一滯,很快面不改色應承下來,又殷勤扶著溫婉坐進林家明顯不合規制的馬車。

    溫婉探出頭微笑:“自家的驢車太小,就不邀你們上來一道坐了。”她要二人世界,誰也不能打擾。

    四匹毛色烏黑,油光锃亮寶馬齊齊打著響鼻抗議:無知的人類,何曾見過如此英俊神武,高大瀟灑的驢乎?

    右丞相夫人面不改色:“自然自然,我們人太多,您家這小驢車定是拉不動也坐不下的!您先行一步,我們走您車后頭,若驢拉不動車咱們還能幫您推推。”

    眾官眷附議:“右丞相夫人言之有理!”

    溫婉掩嘴偷笑,這才是人生:“呵呵!”

    車內看書的林淵,見她笑得賊眉鼠眼也跟著翹起嘴角。

    內閣首輔夫人也笑了,不過心里異常寒冷,真令人恐怖!

    如此輕易換掉君王,控制前朝和后宮。不但如此迅如閃電,隨心所欲,甚至能算無遺漏壓住對方暗處的砝碼,與之相比,她們那些小聰明實在不值一提。

    一介市井商婦,能掌控人心兵不血刃謀反還能安然無事的,試問天下間還有第二人乎?惹不起,溜了溜了!

    景泰八年,正月十八,太上皇復位,改年號天順。同時下旨,將重病而死的景泰帝貶為鄴王,復立沂王為太子。

    又論復辟功,對石亨、王恂、徐有貞、曹吉祥等人分別加官進爵,林家世襲天下第一皇商之位,總攬大內衣食采買。

    搜狗閱讀網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