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燕子農家 > 第一百九十三章 余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溫婉卻頓住了,一把扯住那惶恐磕頭的婆子厲聲道:“什么火藥?”

    那宮嬤搖頭如撥浪鼓,神情慌亂,杭氏一死,若不能戴罪立功那她必是見不到天明的!可是,火藥她是真的不知道!

    錢氏蹙眉,火藥?難道是杭氏叛國通敵?可是是怎么個通敵叛國法?

    溫婉一腳狠狠踩在那婆子手上:“好好想想!”

    錢氏也揮手,讓身后一隊人馬將坤寧宮當值的太監宮女全部拿下嚴刑審問。

    可是,一無所獲,那宮嬤嘴里能吐的早吐了個干凈,實在沒有獨獨撇清火藥一事的理由!

    肚子在隱隱作痛,溫婉看著乾清宮外隱約凄冷的夜色怔忡,杭氏是無的放矢的人么?很明顯不行,可她到底漏了哪一步?

    “嘎嘎”兩聲,是枯枝上的烏鴉拍著翅膀抖落了撲簌的雪花,黑色的長羽和晶瑩的雪花交相輝映,兩只毛茸茸的腦袋從它身下急急探出來,張著嘴嗷嗷待哺。

    身側的錢氏將自己的暖爐塞到她手里,又溫柔替她披上外袍:“回去吧,不必如此杯弓蛇影,船到橋頭自然直!”

    溫婉卻突得福至心靈:“只怕是杭家的人!”

    烏鴉反哺,人生在世,總有一個能讓自己放下戒心的人,貼身伺候的不行,便只能是血脈相連的親人了。

    錢氏的瞳孔急劇縮了縮,才驚道:“不是全部被你的人殺了?”

    她養的人放在明面上讓杭氏對付周旋,實則林家養的人才是他們真正無往而不利的奇兵!

    “殺了不少,也捉了不少,捉住的都關在大理寺,最終殺了多少心中有數的恐怕只有您了!”

    “去,將宋允之叫來……”說的這話,她又陰森盯住溫婉:“你確定是杭家?”

    杭家無傳宗接代的男丁,只幾個庶出旁支的子弟撐著,內里早已腐敗不堪。杭氏能用什么法子,讓一盤散沙里還有幾個能為她大費周章,以命相搏的?

    “不”溫婉面無表情:“只是我想不出除了杭家,還有誰會舍棄身家性命為杭氏所驅使?而朝廷內外能大量調用或接觸火藥大炮的,除了于謙和王恂,只有蓄勢待發的杭家出得了這樣的手。”

    她微微一笑:“至于別的,不是被驅趕到了邊境便是不聽話被我的人殺光了。”

    錢氏見她笑得那般沒有人情味,那般血腥,終是轉過頭淡道:“本宮信你。”

    恰如信她,喝下那碗毒藥。

    只一盞茶的功夫,宋允之便拿來了處決杭家的名單給錢氏過目。

    錢氏瞧得幾眼,把冊子遞給她:“你先看。”

    溫婉也不矯情飛快接過冊子一目十行的過了一遍,又過了一遍,而后她笑著看向錢氏:“名單上的人數無異。”

    錢氏挑眉,不在意將冊子扔給宋允之:“那就是你錯了?”

    “不,我相信我的直覺,以防萬一還是麻煩姐姐派人去將杭家那些新鮮熱乎的尸體去認一認。”溫婉戴上擋風的帷帽,隱入夜色。

    “溫氏,你信我!你且看我如何做!”她不是杭氏,她是真的想守約,甚至想給她更多。

    溫婉腳步一頓,臉上笑意浮現:“姐姐說笑了,我自是信姐姐的。”可是,我不信權勢,我不信君王,我只信我自己。

    錢氏頹然轉身,溫氏與那些被她狠狠踩在腳下的人與那些渾渾噩噩的人都不一樣。她像一束光,不用說什么也不用做什么,卻總是能讓旁人汲取暖意,不由自主想接近,獲得力量。

    可是,有些事旁人一旦做下了,她不會惱怒更談不上喜惡,她只是死死記著,在恰當的時機再一巴掌狠狠扇回去。她如是,杭氏也如是,她們,皆看輕了她!

    溫婉的第六感也確實是準的,當宋允之帶著人馬將杭家所有的尸首翻看過后,才查出杭家被冒名替換的有兩人。

    這兩人相貌平平無奇又皆是旁支家族里不學無術之輩,不過一個善改頭換面,一個善從細縫中穿行而過。

    待他查來查去,得知當時看守牢獄的守衛死了兩名后,就再也查不出那兩人的行蹤了。而這一耽擱使得正月十八很快來臨,新帝登基大典迫在眉睫。

    正月十七這日入夜,宦官曹吉祥帶著包括阿羨在內的一隊人馬去了慈寧宮覲見太后。

    掌管皇城鑰匙的武將石亨和從未歸還真正虎符的王恂以邊境不穩護衛京師之名率大軍從長安門暢通無阻地進入了皇城。

    皇宮另一頭精通天文命里,太極八卦的內閣首輔徐有貞則帶著浩浩蕩蕩的人馬去南宮迎接太上皇朱祁鎮。

    南宮院內機關遍布銅墻鐵壁,饒是杭氏的人將之破壞了十之六七,沒有南宮鐵匙的眾人還是扛著巨木撞了半宿才將南宮一角撞了個洞。

    彼時,捧著古籍秉燭研究命里箴言的朱祁鎮,瞧見一堆人從墻角涌入以為杭氏又派人來殺自己,恰如那驚恐之鳥躲到桌下瑟瑟發抖。

    徐有貞和幾個心腹對視一眼后,不約而同瞧見了彼此眼中的無奈,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參見皇上,皇上萬歲萬歲萬萬歲!”潮水般此起彼伏的聲響幾乎讓朱祁鎮頭暈目眩。

    可防人之心不可無,他很快鎮定下心神站起身肅道:“莫非你們請我復位么,這事兒諸位還需要審慎!”

    徐有貞恨不得將人打暈,只是前有錢氏許了他們從龍之臣,后有天家情勢一片明朗,這位二次登基的皇帝他們還真開罪不起:“先皇病重駕崩,皇室后繼無人,滿朝文武都等著您出去主持大局呢!您快快換上龍袍與臣等上殿吧!”

    朱祁鎮卻突然撫掌大笑:“竟是如此,竟是如此!莫道桑榆晚霞天,長虹作桿又如何?若得將門錦繡語,沖天香陣透長安這四句朕參破了!原來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一眾從龍之臣看著瘋瘋癲癲自說自話的皇帝頻頻搖頭,不解其深意。

    另一頭,燈火通明,金碧輝煌的奉天殿內外瞬間落下數百道黑影,殘影略過處血光沖天,又很快湮沒于平靜。

    搜狗閱讀網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