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燕子農家 > 第一百八十章 臘月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溫初柔聽得這話怔了怔,才道:“姑姑,他是對我很好,但我不光圖他對我好,更重要的是我同他能說到一處去,我煩悶他便煩悶,我歡喜他便也滿臉的笑意。他就似我肚里的蛔蟲,總有法子使我開懷。”

    溫婉笑笑,替她理了理腰間的繡花帶子,別了別耳邊的亂發,才道:“你既鐵了心要選他,以后總免不了閑言碎語,更免不了心里委屈,你選的這條路不好走。”

    剃頭挑子若不是兩頭熱,總有一頭的熱情會慢慢消退,總有一頭會不堪重負。

    溫初柔點了點頭,目光堅定:“我知曉,姑姑,比起盲婚啞嫁我更信他。”

    聽得這話,溫婉沉默了一會兒,才嘆道:“你既心中有數,姑姑不攔你。只一點,贅婿是萬萬不能的!男子漢有手有腳自可置下家業來養活妻兒,該給你的那一份你爹也不會吝嗇,其他的你不能想。往后的日子怎么過,過得好不好,端看你自身。”

    溫初柔點頭,說來若不是上頭父兄頂著,中間有嬸娘姑母攔著,只憑這等大街上拉夫婿回家的行徑,她這一輩子都得毀了。

    等走進熱鬧嘈雜的正廳,一眾眼光便都聚到溫婉的身上:“如何?”

    溫婉搖頭:“吃了秤砣鐵了心了,我瞧她心里是有主意的,絕不是頭腦子一熱定下的事兒。”

    溫福生便陰沉著臉,砸了桌上僅剩的瓷杯:“打死這個敗壞門風的東西才好。”

    溫嵐可不怕她這說一不二的大哥,當下便拍著桌子叫板:“出了事兒你就打死她,不說你草菅人命,外面的風言風語豈不是死了人傳得更狠更盛?做人總得分個親疏遠近吧,為了外頭那些看笑話的,你真要逼死你親閨女?”

    溫福生便咬牙捶了捶大腿,臉色晦暗不明。

    “再者,那孩子我也見了,清秀高個兒,眉目端正,臉上那爽朗的笑都能將我眼睛閃瞎了!又識得幾個字,身板子也結實,我瞧著換身行頭便是個氣派的公子哥兒,你閨女的眼光差不了!”溫嵐縷縷絲帕,心下已對這婚事已同意的幾分。

    溫婉適時接話:“入贅是不成的,給小兩口置份嫁妝再賃個宅子早些辦了喜事,待這親事成了便好了。”

    林淵亦見過了那拿得出手的乞兒,只低頭搓了搓骨節分明的大手不置可否:“下嫁也有下嫁的好處,若這小子不老實,咱們便是揍也能將人揍服帖了;若這有朝一日侄女后悔離了他,溫家也必少不了她的飯吃。”

    這話說完,溫福生終究遮住了眼妥協:“你們看著辦罷。”

    妻子早亡,女兒家的心事他這個大男人是不知,也不方便問的。他所能做的,只有讓她吃飽穿暖,活下命來。往后的路,便讓她自己去走吧。

    只要他活著一日,總會替她擋風遮雨,撐腰出氣的,也只能如此了。

    因家中不算忙,溫婉和溫嵐便在溫家住了半月,直到溫初柔的婚事風風火火辦完,兩姐妹才各自回了家。

    這時已是寒冬臘月,日日趴她家墻頭的謝瑩玉只點個卯便消失不見,彎彎也整日縮在被里冬眠,只偶爾和她大哥溜溜冰,坐木盆里劃劃雪。

    除了杭氏早先告知林家的諸多布置,溫婉基本吃吃喝喝,寫寫,認真和林淵活著蜜里調油的日子。

    而先前一直低調的惠妃后宮獨大后并不見什么大動作,每日不是侍奉君王便是侍弄花草,端是一派與世無爭的模樣。

    至于錢氏那頭,除了銀錢往來和定期送過去的衣服吃食日用雜物,基本算是斷了聯系。

    因此,各方勢力消停之下,林家很是過了一個好冬,溫婉也樂極生悲懷上了老三,成了林家一級保護動物。

    只是她這胎懷像不太好,幾乎吃什么吐什么,睡也睡不安穩,很快便瘦了一圈。

    待過了鋪天蓋地害喜的歲月,身體稍稍好了些,已是臨近過年,她的小兒也披星戴月趕著馬從那遙遠的邊疆回了家。

    與他同行的還有百十個無家可歸的兵將,有年紀與他相近的,也有和他爹相似年歲的,皆是兇神惡煞,虎背熊腰。

    見溫婉和林淵奔出院門相迎忙笑嘻嘻朝他夫妻二人拱手:“見過老爺夫人,老爺夫人萬壽。”

    “講這些虛禮做甚?快快進屋,灶上煮了熱熱的羊湯還有紅燜羊肉,洗了手便能吃,管夠!”溫婉笑著去拭他們身上的灰,又一手一個將人往院里拖,眸間的歡喜掩也掩不住。

    她拉的是兩個其貌不揚的兵將,一個少了條胳膊,臉上橫亙著刀疤;一個瞳孔皮膚皆是白的,一身黑衣將身體包裹得嚴嚴實實。

    早在信里元寶便提到過這兩個對他頗為照顧的兵將,不但身世坎坷相貌丑陋為上峰和兵士所不喜,便是普通人見了也要嚇破膽躲上一躲的。

    她也知曉這些能被元寶帶回來的兵將不是對她的元寶頗為照顧,就是元寶同他們感情深厚很是談得來。

    她的孩兒能平安歸來,她不但感激他們,更看重親近他們。畢竟這廣闊的天空只有他們陪著元寶展翅,也只有他們為元寶舍生忘死,她只想對他們好一點再好一點。

    一旁的元寶沒大沒小趴在他爹背上捂著嘴笑得賊兮兮:“我早說我娘是天底下最好的娘,便是你們掀翻了屋頂,鉆到桌子底下吃飯她也歡喜。”

    只要他歡喜親近的,他娘自是也瞧著順眼的。

    那風塵仆仆被溫婉拉著的兩個兵將漲紅了臉想將手抽出來,免得弄臟了這華貴溫柔的婦人。

    溫婉卻不管不顧拉著人開始念經:“這么冷的天還穿個單衣,鞋都咬腳趾了還舍不得扔,不知冷不知熱,且等老了有你們受罪的!”

    那任她扯著的兵將再顧不得身后的嘲笑,飛快抹了淚咧著嘴笑起來。

    夫人是真心接納他們,不嫌棄他們嘞!原來有娘疼愛竟是這般!

    “快進來呀,都杵門口作甚?最后一個吃完飯的得洗碗啊!”溫婉回頭。

    兵將們便打打鬧鬧著跟了溫婉進屋,林淵則背著元寶善后。

    飯廳里早擺上了大桌飯菜,丫鬟仆從穿梭其間,不時添上大盆冒著熱氣的新菜。

    搜狗閱讀網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