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燕子農家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嫁禍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此時,杭柔拿著刀琢磨著怎么將溫婉那張美麗的臉劃花;溫婉琢磨著怎么殺了杭柔全身而退。

    誰都沒注意到站在一旁開始瑟瑟發抖的阿羨,眼前女人的相貌忽的映入他眼簾,記憶如潮水紛至沓來。

    “娘……”爹不要他,家里還有娘。可是娘為什么打翻他的飯碗,為什么日日夜夜拿針戳他,拔他的腳指甲?

    “小畜生,來,喝我的尿,大爺賞你。”

    “小畜生,這桶泔水就是你這個月的飯食!你可得省著點吃!我讓你吃……這下你能吃個夠了!”

    “小畜生,讓我摸摸你的小鳥!嘖嘖嘖,真嫩!反了你了,敢咬我,看我不抽死你!”

    “都怪你!都怪你污了夫人的眼,我才會挨這頓打!我捅死你個有娘生沒爹教的東西!”鋒利精美的匕首一下捅進肚皮,血流了一地。

    那伺候他的小廝終于慌了,跌跌撞撞跑出屋去。

    徒留他如破布娃娃一般弓起身面白如紙地縮在陰暗潮濕崩潰崩潰邊緣一角。

    一張張或怒或喜的嘴臉快速在他腦海閃過,最后定格在那個將指甲狠狠掐進他肉里的猙獰面孔上:“疼,娘,好疼,腦袋好疼……”

    阿羨似不堪重負抱著頭在地上打著滾,聲音里全是恐懼。

    溫婉再顧不得瘋瘋癲癲的杭柔,驚恐爬過去抱住她的大兒:“阿羨,阿羨,你怎么了?你別怕,娘在!娘在!”

    阿羨卻抱著腦袋開始四處亂撞,想把腦子里那些撕扯他魂魄的東西趕走:“啊……不要……不要打我!我在也不敢了……我不是畜生,不是賤種,不是……”

    那是一種從骨子里透出來的絕望,那是一種窒息的悲傷。盡管溫婉死死抱著他,他卻如崩潰驚恐的獸發瘋一般掙脫束縛,跌跌撞撞哀凄四溢跑向院外。

    溫婉害怕了,急急讓宋允之跟過去。一見杭柔阿羨就驚恐害怕成這樣,他到底經歷了什么?

    杭柔卻笑了,笑得歡快無比:“看來真是他沒錯,那雙湛藍的眸子還是如他娘一般令人作嘔!”

    她又蹲下身,一把扯住溫婉的頭發狠狠往后一拽:“好了,礙事的走了,我帶你去看看我為你準備的好東西!”

    溫婉吃痛,手摸向腳腕但她瞧了瞧天色到底忍住了。

    兩個暗衛無聲落在她身旁,架著她七拐八繞地進了一間密室。

    里頭不見天日,只許幾盞微弱燭火,照亮前路。陣陣痛苦與歡樂并存的男聲闖進她耳朵里,折磨著人的神經。

    饒是見過幾次生死的溫婉也在縷縷冷風里汗毛倒豎,雞皮疙瘩一個接一個冒了頭。

    “吱……砰!”擋在她面前的鐵門很快被打開又很快合上。

    四周人影窸窸窣窣了片刻,火光四起,兩具白花花的軀體突兀出現在她眼前。

    溫婉只看了兩眼,便扭頭吐的昏天黑地。

    杭柔卻哈哈笑著走過去,像急于跟家長求表揚的孩子:“刺激吧!我給你介紹介紹,這個是當朝太子,這個是他的貼身太監!喔,保護他的那些高手不好對付,給我的人都殺光了!好玄才讓我喂了狗!”

    一旁暗衛強行裝逼扭過溫婉的頭直視那兩具身子。

    那個所謂太子嘴里牙齒全被捏碎,鮮血順著他嘴角緩緩匯集在腳下,變成一灘奇臭無比的血水。

    他身上縱橫交錯新舊交替的鞭傷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爛,一條條白蛆正在里頭歡快聳動。

    溫婉忍不住又扶著柱子沒命吐起來。

    杭柔見她如此膽小,恨鐵不成鋼地搖了搖頭:“其實,你也不算惹了我,怪只怪你家不該收養那個賤種。所以,我便讓你最后一個死,如何?”

    說著話她又拿出幾根針狠狠扎在那太子脖間,才道:“這孩子說起來還是我的親外甥,沒想到半分沒有我們杭家的頭腦,我只說讓他來將軍府再赴巫山他便來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溫婉不想聽她講故事,也不想和這個變態共處一室。只沉聲打斷她:“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杭柔卻風情無限瞪她一眼:“你真是個急性子!你于我有大用,還我怎舍得現在殺你?莫著急,我總會讓你們一家盡快在地下團聚的!”

    “你瞧,我只不過給他們各自喂了些巴豆和好藥,再讓人封了他們的六識,他們便勤勤懇懇日夜耕耘到現在!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子和他的太監一邊聳動一邊排外,眼珠和舌頭又全叫我吃了,哭不得叫不得,你說痛不痛快?”

    溫婉這才看出來,失身被強摧毀了這女人的最后一絲人性,最后一絲理性,她瘋了!

    “你殺了太子,皇后不會放過你的!”她看著這個一身黑衣,妖艷嫵媚的女人,不難猜出她的打算。

    杭柔高興得像個孩子跑到她身邊:“不不不,不是我殺了太子,是你殺了太子!而且你不但殺了太子,還殺了我!”

    溫婉一愣,總算明白她的打算。她要的不只是阿羨和溫婉的命,還有將軍府的平安。

    如果是溫婉為自保名節,失手殺了太子,將軍府最多被皇后遷怒,不會一朝覆沒!

    這個女子到死還是愛著王恂的,不過心愛生恨,一念成魔。可惜,愛錯了人,一切便都是泡影。

    “夫人,人抓住了!”密室外,暗衛來報。

    杭柔只得意猶未盡出去:“看著他們!這女人單獨關起來!”

    既然她不想活了,那就一起都下地獄吧!

    等那人回來,親口吃了他與那賤人的孽種,不知會不會悔恨終生呢?

    另一間狹仄陰冷的密室里,有兩根鐵鏈鎖著抱頭嗚咽的阿羨。

    不遠處還有兩具森白的人骨,頭顱已分了家。

    “小東西,你倒是讓姨母好找啊!你可知我為你折了多少人,沾了多少血?”杭柔抱起一具白骨,席地坐在阿羨身邊。

    “這是你母親,你幼時日日喊我娘,可我不是你娘,是你親姨母。姨母要等你爹爹回來,親手宰了你!所以,也不介意將這事情的來龍去脈與你好好說一說,讓你做個明白鬼!”

    搜狗閱讀網址: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