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燕子農家 > 第四十四章 迎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樊忠看著面前這個弱不禁風的女子,暗嘆:巾幗不讓須眉。若是她在.....

    他不敢深想,肅然向溫婉鞠了一躬:“我會如實稟告將軍,若能凱旋,必親來謝你!”

    溫婉躬身還禮:“民婦不為功利,只愿三軍凱旋,旗開得勝!”

    樊忠深深再施一禮:“有我樊忠在一日,便保城中百姓一日。三軍將士不倒,朔州城不破。”

    溫婉莞爾一笑,朝他淺淺一福:“有將軍在,是朔州城乃至天下萬民的福氣!”

    樊忠粗粗一拱手后大步流星而去,見王恂如神祗一般持劍而立,迅速附身在他耳邊一陣低語,神色鄭重。

    王恂眉眼不動,目光深遠:“依計行事。”

    “是”樊忠領命而去。

    一場生死大戰瞬間拉開,敵我雙方不眠不休僵持了整整三天三夜,兩軍死傷無數,哀嚎陣陣。因人手不夠,溫婉和汪先生也被胡登云抓去抵了醫療兵。

    血肉模糊的士兵被抬進帳篷,不過幾個時辰汪先生便被鋪天蓋地的血污熏得頭暈眼花,搖晃兩下后,終是體力不支滿頭大汗地倒了下去。

    胡登云聞聲回頭,見他倒在一邊也不去管,只低聲罵道:“廢物!”

    他又去瞧專注包扎的溫婉,見她一派從容,手法嫻熟,到底面色稍霽,不甚滿意地微點了點頭。

    盡管溫婉、軍醫和方云三人忙得跟陀螺一般,救過來的士兵也不過寥寥幾人,還俱是手腳不全,面目全非。

    又一個重傷的年輕士兵被抬到她面前,溫婉見他不過是個小小少年,低低嘆了口氣,轉身準備幫他包扎。卻被這年輕人死死抓住,動彈不得:“我......我好冷.......我是不是......要死了.......”

    溫婉看著他胸前汩汩冒血的大窟窿,眼眶微紅:“軍醫醫術高超,你會沒事的。”

    那少年卻已恍惚一笑:“阿爹......阿娘......你們看.....我新......新采的蓮蓬......”

    他的爹娘,他的胞妹,終于來接他了!他終于不用孤身一人日日在漆黑的夜晚埋頭舔舐傷口!他多想回去那個山清水秀的村子啊,那里鳥語花香,桃紅柳綠,他爹帶著他鋤田,他娘帶著妹妹織布,院里歡聲笑語,雞鴨陣陣。

    晶瑩的一滴淚珠從他眼角滑下,他慢慢伸起手,牽住空中那個對著他明媚一笑的少女:“阿香......我......我回來啦.......”

    他許了她,打完仗要回去娶她的。

    三日后戰勢初顯眉目,瓦剌士兵強攻城樓,三日久攻不下,已漸漸人困馬乏,疲憊不堪。明軍卻一鼓作氣,紅衣大炮連連齊發。也先額頭上沁著豆大的汗珠不復從容,王恂卻依然持劍而立,眉目如畫。

    也先耐心盡失,欲叫陣主將,卻見部落親兵急急跑至他馬側,單膝下跪,神色焦急:“首領,不好了!后方被燒,糧草全毀,百匹壯馬被劫!兄弟們,都,都死了!”

    說時遲那時快,城墻之上又是幾十盆熱油被明軍兩相抬著自高而低地澆下來,燙得無數攀著攻城梯往城樓上爬的瓦剌兵尖叫痛嚎,滿地打滾。對他們來說,滿身的水泡相比刀傷劍戟,著實不下于凌遲處死。

    明軍卻不為所動,先后從城樓射下火箭,打滾的士兵被引燃,不過稍作掙扎,便扭曲著被燒焦死去。

    也先恨恨一捶馬背“媽了個巴子的!明狗真他娘的陰險,竟然燒我大營奪我糧草,還用這潑熱油撒石灰的陰招,他奶奶的!”

    怎么辦?前后夾擊,是戰是退!

    他揮手招來軍師,急急讓他獻策,軍師被他兇狠殘暴氣勢所迫,抖抖索索地連句話都完整話說不出來。也先見他這不堪一擊的模樣,心下惱怒當即一刀砍了他的頭顱,鮮血噴濺了一地。

    十萬火急之情勢,也先環顧四周一時竟無計可施!肉搏人家不出來,攻城人家連頭都不露,任憑他們的人叫罵得嗓子都啞了,人家楞是連眉毛都未曾眨一下。

    有那拼了命爬上墻頭的士兵還沒站穩就被人家猛地揚了一把石灰粉,宰了頭顱扔下樓,摔成了肉泥。

    向來兩軍對戰拼的是人數武器和物資糧草,他媽的哪里有這樣玩兒的!他明軍不是自詡天之大國,光明磊落嗎?他王恂不是號稱戰神,勇猛無敵嗎?那現在這場面算什么?啊!算他娘的什么!

    陰損的打法叫也先像吞了只死蒼蠅般既惡心又有苦說不出,半晌,也先咬緊了后槽牙沉聲喊道:“撤退!撤退!”

    不退不行,再不退他瓦剌的老窩就要被端了!老窩要沒了,他們瓦剌還打個狗屁啊!

    瓦剌士兵死傷慘烈,早有退意。聽此號令更是瞬間鳴金收兵,如洪水般退去,哪有三天前一往無前的氣勢?

    兵敗如山倒,見城樓明軍訓練有素,齊齊放出箭雨。有那膽小落后的士兵再不顧不及聽上峰指揮,掙扎著就要往前跑,他還有妻兒老母,不想年紀輕死在戰場!

    一人亂則百人亂,百人亂則全軍亂,一時間瓦剌大旗倒下,被亂軍踐踏如泥。也先瞧著騷亂目齜欲裂,揮刀砍死身邊亂軍,著急道:“慌什么?跟著我!不要慌!”

    “嗖”的一聲,他身邊一員猛將忽的從馬背栽下,身上整齊插著八支箭羽,他連哼都沒來得及哼一聲,便抽搐兩下歸了西!

    與此同時,朔州城門大開,大明十萬人馬整齊錯落從城內沖出,殺聲陣陣,黃沙滾滾。

    王恂衣袍飄飄,颯颯作響,朗聲道:“將士們!跟著我,拿下他們的頭顱!將這幫惡犬趕出大明,趕出我們的家!讓他們永生永世再不敢踏出草原!”

    明軍士氣更甚,瓦剌士兵只得匆忙轉過身揮著大刀倉皇應戰,滿目驚恐。不過須臾,大隊瓦剌士兵如被切菜一般接連倒下。

    也先副將睜大眼睛,驚恐大喊:“首領,神兵!他們有神兵!咱們打不過的,他們有神兵!”

    他實在害怕,他的政敵就這樣無聲無息倒在他身旁,而他們的士兵已經潰不成軍,毫無招架之力。可明軍卻殺紅了眼,勢如破竹。一路打下來輕易拿下一座座城池的他們,居然毫無疑問地敗了!還是慘敗!

    也先紅了眼眶,澀聲再喊:“撤退!不要戀戰,撤退!”

    瓦剌軍隊瞬間如過街老鼠倉皇逃竄,毫無軍紀可言。

    樊忠持劍要追,被王恂伸手攔住“未傷根本,窮寇莫追。”

    哪怕對方再不濟,也是多他們十萬人馬的。要是逼急了讓他們沒有退路,只怕他們以命相搏,到時候,怕是得不償失。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