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顧少的億萬甜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心懷鬼胎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慕千言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張紙巾,走上前,俯身替徐橙顏擦拭著已經浸染整條胳膊的血液,眼底劃過一抹興奮的光芒。

    “所以我勸你,不要這樣對待自己,不見得有用!”

    “你要干什么!”

    徐嵐驚愕的抱住徐橙顏,大吼道:“不要傷害她,不要傷害她!”

    “瞧你們,父親還在這里呢,況且我為什么要傷害你們呢?”慕千言眨了眨眼睛,笑道:“有句話叫,舉頭三尺有神明,自然會有人懲罰作惡的人,我何必沾了一手血?”

    慕國建緩緩轉過身,卻被鮮血險些刺瞎了眼,不禁激動地走上前:“這……你這是做什么!”

    “爸爸,千言,我求你們了,你們可以不原諒我,但是請你們一定要救救我媽媽,讓我死都可以!”

    徐橙顏淚流不止,趴在地上泣不成聲的央求道。

    聞言,慕千言嘆了口氣,站起身看向慕國建:“父親,你都已經幫了她們,還不告訴她們,這不是故意為難徐小姐?”

    徐橙顏猛地一怔,頓時明白過來,為什么這幾天的待遇,忽然間就變得好了。

    頓了頓,她咬著牙齒忍著疼轉過身:“媽媽,您有救了!”

    慕國建嘆了口氣,轉身把護士和醫生喊了進來,急忙給徐橙顏處理傷口。

    前期那后后忙活了一個小時,才把地上的血漬清理趕緊,而徐橙顏的手臂也被包扎了起來。

    “爸爸,謝謝你!”

    徐橙顏哽咽著走上前,再次跪在了慕國建的面前:“您一直待我比千言還要好,我也一直把您當我的親生父親,要不是突然除了這么一檔子事兒,我們還是相親相愛的父女。”

    慕千言一聽,這不是在故意挑撥呢么?

    “徐小姐,我這些自保的手段,倒是傷了你們父女的感情了?”

    頓了頓,她不禁冷笑:“也是,你們一家三口向來是和和睦睦,我就是個多余的,所以自保的手段自然就是惡意的傷害了。”

    徐橙顏的眼神一凜,她真是恨不得立即掐死慕千言,但是她必須忍住。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自己也沒想到會發生這么多波折的事情,千言,你不要誤會,我沒有要指責你的意思。”

    “千言,你就不要再與橙顏一般見識了,她本身就是個天真的孩子,不懂那么多,說起話來自然口無遮攔。”

    徐嵐嘆了口氣,拉住了徐橙顏的手:“你啊,以后一定要三思而后行,否則說錯話,這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再得罪了人可就有你得苦頭吃了。”

    這對母女,倒是長了一對好舌頭,一個比一個能口吐蓮花。

    “是啊,不像我,從小就學會了察言觀色,哪怕是陌生人一個眼神,我都恨不得猜透這人的心思。”慕千言自嘲的笑了笑:“如果徐小姐從小吃了我這些苦頭,肯定也就可以做到了。”

    “千言……”

    徐橙顏蹙著八字眉,兩眼淚汪汪的看著她:“我究竟怎么做,才能讓你不恨我,你說吧,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進了醫院、狼狽成這樣子,還不忘記作妖!

    慕千言鄙夷的看著二人,卻忽的嘆了口氣:“徐姨,股份轉讓書我帶來了,你一并簽字按手印吧,其余的,我也沒什么好交代的了。”

    說完,就在眾人驚愕的眼神下,慕千言從自己的包里拿出了合同、印泥以及筆,走到了徐嵐的面前。

    徐嵐頓了頓,猶豫的看了一眼慕國建,沒有動手。

    “徐姨,這件事兒已經無法逆轉了,我不認為你有必要再拖延下去。”慕千言一邊輕笑著,一邊將印泥打開,遞上筆:“所以我們盡快了結了這檔子事兒,也好讓你安心做手術,您說呢?”

    徐嵐蹙眉,眼底蹦出一道殺意,狠狠的盯著慕千言:“你還真是好城府。”

    “近朱者赤,這都是你手把手交給我的,我自然要青出于藍才對得起你。”慕千言笑顏如嫣的說著,隨即又看了一眼慕國建,嘆息道:“不過,父親這次能幫得了你,還是我在中間勸了爺爺,徐姨你可不要毀了我父親的心意。”

    “趕快簽了,你現在就算拿著這點股份,也名不正言不順。”

    慕國建一聽她這么說,急忙蹙著眉頭呵斥道。

    徐嵐凄涼的勾起唇角:“好,我這就簽字,按手印。”

    說完,徐嵐接過筆,顫抖著手在合同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隨即又按了手印,一式兩份的交接完,兩行清淚頓時就落了下來。

    “媽媽……”

    徐橙顏心疼的將徐嵐摟在懷里,她暗暗發誓,就算是死,也要拉著慕千言一起下地獄。

    慕千言帶著慕國建離開了病房,站在門外輕笑了一聲:“父親,我要做的,能幫的,我都做了,剩下的的都是你自己的事情。”

    聞言,慕國建擰著眉,冰冷的瞪著她:“你,是不是早有預謀。”

    “父親,我們之間是父女,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慕千言斂起笑容,一臉冷漠:“對于這對母女,我能做到這份上,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徐橙顏自己都說,你對她比對我這個親生的女兒還要好……”

    頓了頓,她重重的嘆息了一聲:“我實在不知道,我還應該怎么做,才能兩全其美。”

    慕國建的臉色頓時才就沉了下來,眼底的帶著一絲嫌惡的看著慕千言:“我以前只當你是報仇心切,如今看你是心懷鬼胎,就算徐嵐母女有錯,你這么做,實在是太過分了。”

    看到徐嵐和徐橙顏受傷成這般模樣,慕國建就心疼的要對她發火了。

    想到這里,慕千言不禁勾起唇角:“父親,你做事情要是能公正一點,事情也不至于發展到今天這個地步。”

    況且,當初她就算死了,慕國建恐怕也不會給她去收尸。

    這樣的雙重標準,她慕千言更不會伺候了。

    “父親,我要明言告訴你,如果這件事兒就此作罷,我們也就兩廂安好,如果徐橙顏和徐嵐再興風作浪,那就不僅僅只是躺在醫院里受罪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