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醫仙在上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求助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楚元陽眸光閃了閃,宗主這又是唱的哪一出?方才還托妙長老給她送來一整瓶的五品丹藥,明顯表示對她的看重,這下卻又對她之事豪不在意,并且還有推波助瀾的嫌疑,到底是為什么?

    ‘哼哈二將’對視一眼,同時瞥了一眼面無表情的楚元陽,‘哈將’揚了揚手中的白色錦布,問:“怎樣?這個戰書,你接是不接?”

    洞府內的沈亦聽聞,緊了緊廣袖下的手,更加豎起耳朵想聽聽楚元陽的反應。

    楚元陽沉默半晌,忽然一笑,伸手從‘哼將’手中抽出白色錦布,薄唇輕輕碰撞,蹦出一個:“滾!”

    ‘哼哈二將’同時咽了咽口水,下意識的退后。

    楚元陽則扶著門框,面無表情的用力拉上了門。

    “呸!有什么好神氣的?過幾日有你好看的。”

    “走走走,姑且讓她再得意幾日,待上了戰臺,到時候,她定會向我們跪地求饒。”

    “……。”

    院外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夾雜著謾罵聲漸漸遠去,沈亦從自己的洞府緩緩走出來。

    “李師姐與趙師姐,她們一個是練氣八層,一個是練氣九層,你不是她們的對手!何不……。”沈亦乍然頓住了嘴。

    “何不讓出美人,但求自保?”楚元陽朝他挑眉一笑,打趣道:“我若如此,恐怕某人又要惱我了!”

    沈亦面色一紅,無力的反駁道:“胡說!”

    楚元陽淺笑的搖搖頭:“我這人項來護短,她們打你的注意,便是在變相的羞辱我,我若不做點什么,她們不但不會就此收手,只會當我是軟柿子,可以任她們揉捏,日后恐怕還會變本加厲的欺辱于我。”

    沈亦看了她一眼,面帶擔憂的道:“可你的修為,根本不是她們的對手。”

    楚元陽朝他安撫的一笑:“無需擔憂,我心里有數。”大不了,到時候破釜沉舟的食用五品聚靈丹。

    五品聚靈丹對于身為練氣七層的她來說,雖如砒霜毒藥般,但不可否認能夠在關鍵時刻救自己一命。

    她都這么說了,沈亦只得暗嘆一聲,若到那時危及到她的生命,他覺不會坐視不理,畢竟此事與他脫不了關系。

    回到洞府內,楚元陽隨手扔掉了手中的白色錦布,錦布在空中自動展開,緩緩降落,上面明堂堂的寫著,挑戰的時間及人物。

    三日后嗎?

    她嘴角掛起幾絲嘲諷,她們怎么就能如此認定自己會輸呢?還是說自己一直以來給人的感覺太弱了?

    合歡宗主殿內,一襲緋衣羅裙的師伯祖軟臥在最高位的血色瑪瑙塌上。

    臺下同樣是一襲緋衣羅裙著身的傲霜,覆手而立,面朝高位的師伯祖。

    “丹藥給她送過去了?”師伯祖用手撐著額頭,閉目靠在瑪瑙軟塌上,很是隨意的問。

    傲霜恭恭敬敬的點頭:“托妙長老送過去了。”

    “嗯!”師伯祖滿意的嗯了一聲,接著問道:“姚長老的懇求也允了?”

    “默許了!”對于師伯祖的做法,傲霜很不能理解。

    若說師伯祖看中那個混靈根弟子,卻又為何縱容他人欺辱于她,若說對那個混靈根不看重,又為何對她事事關照,處處留心,甚至不惜代價的給她弄來一整瓶的五品聚靈丹?到底是為什么?

    “妙長老那邊繼續維持現狀,讓她多與風離歌單獨接觸!”師伯祖漠然睜開迷人的雙眸,透過層層薄紗帳幔看著傲霜。

    傲霜被這利芒般的眼神看的一驚,連忙低下頭,不敢再有其他心思:“還請師伯祖放心,您交代的事,一定會辦妥!”

    “嗯,必要的時候可以推姚長老一把!”師伯祖說要這句話,又閉上了眼睛。

    “若姚長老只是一時興起呢?”傲霜自然懂師伯祖的意思,因此,有些遲疑的問。

    師伯祖輕笑一聲,十分肯定的道:“以姚長老的性子,縱使是一時興起,也能維持很長一段時日了!”

    傲霜贊同的點點頭,以姚長老睚眥必報護短的性格來看,還真不會只是光打打雷。

    第二日的晌午,蘭香慌慌張張的敲開了楚元陽的小院門。

    一身布衣的沈亦用眼神詢問她什么事。

    “姐姐呢?”蘭香伸長脖子,院子里滿處張望。

    “去了藥圃!”沈亦淡淡的回答。

    “那..那什么時候回來?”蘭香面露焦急的問。

    沈亦狐疑的看著蘭香:“不知!”

    “那我去找姐姐!”蘭香跺跺腳,轉身朝藥圃跑去。

    藥圃內,楚元陽依舊如往常一般看書洗手煉藥。

    而風離歌從昨日開始就有些不太正常,應該說他一直以來的行為都十分怪異,只是最近比較明顯而已。

    不過,這些與楚元陽無關,因此,她也沒開口去問。

    “喂!書拿反了!”路過風離歌身旁,楚元陽好心的提醒道。

    正在發愣的風離歌立時回神,也不接話,急忙掩飾般的把書拿正,裝模作樣的裝作認真看書,實則眼神卻是若有若無的停留在楚元陽身上。

    楚元陽眉頭一皺,瞥了他一眼,他登時又把注意力移到書上,待楚元陽轉首時,他則再次把注意力從書中抽離,悄悄的去看楚元陽。

    反復多次過后,楚元陽不再觀察風離歌,只是嘴里小聲嘟囔著:“奇奇怪怪的!”

    “姐姐,姐姐......。”

    就在這時,蘭香的慌張聲音從藥圃外傳來。

    楚元陽聞聲走出茅草屋,就見得蘭香正好朝她跑來:“蘭香,你慌慌張張的,這是怎么了?”

    待蘭香走近后,直接不由分說的拉著楚元陽的手往外跑。

    楚元陽抓住蘭香的胳膊,不解的問:“怎么了這是?”

    “姐姐,不好了,曼音出事了,你趕快去看看。”蘭香的聲音帶著一絲焦急的哭腔。

    楚元陽心頭疑惑:“出事了?出什么事了?”

    蘭香反手抓住楚元陽的手,繼續拽著她向外走:“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在哪?”楚元陽再次拉住蘭香。

    蘭香小嘴一癟:“在...在清濁山山下。”

    “清濁山山下?”楚元陽眉頭輕蹙:“她去那做什么?”

    蘭香急的快哭出來:“姐姐,咱們快走吧,晚了怕是來不急了。”說著又伸手去拉楚元陽,可楚元陽擺明了一副你不說我不去的態度。

    無法之下,只得先解釋:“今日一大早我與曼音下山采購物品,不想卻是遇見了絮詩云與向師姐等人,而絮詩云一直惦記著曼音手中的東西,就揣挪著向師姐等人問曼音要,曼音不給,她們...她們就把曼音給打傷了,我見狀,就趕緊悄悄的溜了回來,就來找姐姐你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