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聊齋假太子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哪個師伯?【二更】

第一百七十八章 哪個師伯?【二更】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紅橋韓大夫是揚州城中有名的大夫,都說韓大夫有妙手回春之能,揚州城的同知一再向人推薦,聲稱他夜中夢到了冥王,在冥王身側有一官員,和韓大夫面貌酷似。

    讓這種陰司官員治病,豈不是手到擒來?

    但蘇陽來到這里的時候,韓大夫的藥店門口擺放著兩具尸體,有一大家子圍在韓大夫家門口,都是女眷,正在哭哭啼啼,要韓大夫償命。

    “怎么回事?”

    蘇陽往前湊去,看著地上躺著的兩具尸體,面貌甚像,應當是兄弟,再看一旁,披麻戴孝跪著哭的皆是女眷。

    “呂家有兩兄弟,同患背疽,韓大夫去他家中看病,給這兩兄弟開的藥各不相同,聲稱此兩副藥千萬不能混淆,否則必有人命,于是兩家婦人各拿己藥,各開己灶,分開熬藥,讓兄弟兩人服下,當哥的過了半個時辰死了,當弟弟的過了一個時辰死了,現在人家來鬧呢。”

    旁邊有個看熱鬧的老婆婆對蘇陽說道。

    背疽就是背后長了濃瘡,就像是現代的三高一樣,這在古代也算是富貴病,因為此病而死的人不在少數,其中許多就是大家熟知的名人,此病并非無藥可醫,但韓大夫這一手沒有裝起來,被啪啪打臉,害了兩條人命就讓人說不過去了。

    “韓大夫呢?”

    蘇陽問道。

    “韓大夫關著門,一直到現在都沒有見人。”

    老婆婆回道。

    這是沒臉見人了。

    蘇陽看著緊閉的店門,又看看地上躺著的兩具尸身,心知此事很難有一個喜聞樂見的結果,在沂水的時候,蘇陽便知道庸醫殺人這一條命令輕易不會動用,而古代的大夫,招牌下冤魂滾滾這一點是能擔當起的。

    有一個民間笑話,說陰曹地府想要找神醫,黑白無常便在人間尋找,所見之處,招牌下冤魂滾滾,終于在一家店鋪里面看到外面僅有一個冤魂,喜不自勝,以為這里是神醫所在,上來詢問,方才知道藥鋪昨天開門。

    “我也是大夫,藥方能不能讓我瞧瞧。”

    蘇陽走上前去,對跪在地上,披麻戴孝的女子說道。

    呂家的女人正在痛哭,家中沒了男人,無人為她們做主,此時聽到男聲,抬起頭看著蘇陽,雖然有嘴上沒毛辦事不牢這種畫,但蘇陽一身打扮,酷似書生,不由也讓這些女人信服。

    “當歸,赤芍,丹參,金銀花,連翹,紫花地丁,陳皮,象貝母,炙穿山甲,皂角刺,生甘草……”

    “黨參,生黃芪,白術,當歸,白芍,桔梗,皂角刺,茯苓,金銀花,生甘草……”

    藥方是好藥方,很對。

    蘇陽看了看藥方,蹲在地上檢查一下兩個男子的尸身,此兩人皆是有背疽,其中一人應當是熱盛陽實,另一個人是氣血雙虛,故此病癥一樣,用藥不同,蘇陽再詢問一下女子兩副藥分別用在誰的身上,一問,韓大夫開藥也沒有什么毛病,若真再說有毛病的話,就是藥房里面所寫的藥材劑量,全部都是古方,并沒有因為此兩人病狀如何而做出任何一小點的調整。

    這就是蘇陽踏上修行路開始,李安靈警告的第一點,拘方抓藥。

    能辨病癥,能開藥方,這兩點在古代來說,韓大夫已經合格了,但是因為按照藥方,治死病人,想要判他一個“庸醫殺人”太過困難……當然,拘方抓藥的這一點,韓大夫屬實庸醫沒錯。

    “干什么干什么,都給我退開。”

    正在蘇陽琢磨應該從什么地方作為切入口,處理此事的時候,官府的人已經趕到了,領頭的人便是一直推崇韓大夫的同知,姓提。

    同知是知府的副職,在大乾王朝任五品官,分掌鹽、糧、捕盜、江防、海疆、河工、水利以及清理軍籍、撫綏民夷等事務,全力極大,看著同知帶病過來,周圍正在圍觀的百姓各自退開,遠遠的看著這里。

    “怎么回事?”

    提同知走上前來,看到地上兩具尸體,以及跪倒在尸體前面正在哭泣的呂家女眷惡聲惡氣的說道:“你們家里死了人,過來訛詐?”

    在這時節,都是男子在外主事,女子在內,這些女人平日里不出家門,沒有見過多少世面,看到了同知這樣的大官兇神惡煞,讓她們面色發白,不敢多言。

    “大人。”

    蘇陽拱手,說道:“這確實是韓大夫開藥不對,人體之氣,微妙精深,調養之時務必要小心謹慎,藥開不好,就會要命,就比如此藥方……”

    “啪!”

    提同知伸手將蘇陽手中藥方奪去,三下兩下撕成碎片,直接一撒,問蘇陽道:“藥方怎么樣?在哪里?”

    蘇陽看著提同知,摸摸鼻子,說道:“我來到揚州的時候,和一個人渡河來此,那個人在船上閑著沒事,就將書卷里面的紙抓出來撕著玩,待到靠了揚州河岸,就有人來報喪,我聽不懂揚州話,問船家怎么回事?船家說:撕紙的那個人媽死了。”

    提同知本來聽蘇陽的話不明就里,一直聽到了此話結束,才知道這是拐著彎在罵他,當場就勃然大怒,一聲令下,就要讓人將蘇陽拿了。

    蘇陽伸手微張,就準備先把這個不分青紅皂白的同知給收拾了。

    “且慢!”

    就在一觸即發之時,場外忽然有聲大喝,蘇陽和提同知兩個人轉過頭去,看到了一藍衣道士大步而來,此道士貌相看起來四十來歲,一身仙風道骨,止住了沖突之后,走在正中,說道:“提同知切莫動手,這事情如何貧道一直看著,也弄清楚了,其實全然是一場誤會。”

    誤會?

    蘇陽和提同知都看向了道士。

    這誤會在哪里?

    “他們兩個人,并非是用藥醫死,而是東岳帝君召他們有一點小事,如此魂靈離體,造成了這一場誤會。”

    道士來到這里,明顯是扮演一個和事佬的角色,勸阻雙方不要有沖突。

    呂家兄弟就是被醫死的,蘇陽很肯定這一點。

    “哼!”

    提同知看著道士,哼一聲,問道:“你說東岳帝君召此兄弟,兩人只是魂魄立體,你可能讓他們活過來?”

    “自然,自然。”

    道士含笑說道:“只是需要一根朱筆,兩張符紙,一個銅盆,半盆清水,懇請大人將此拿來。”

    朱筆符紙,這些都很常見,銅盆清水,更是好找,提同知一個知府的副手,想要弄來這四樣東西很容易,很快朱筆符紙就都來了,道士拿過朱筆符紙,一氣寫了兩張符咒,而后就在場中步罡踏斗,口中念念有詞,隨后盆中清水忽然滿是波紋,蘇陽就在一旁,看到波光粼粼,里面似有人影,道士口中咕咕嚷嚷,和盆中人影進行對話,片刻之后,兩道符篆無火自燃,道士走到前面,將符紙灰塞到了兩人口中,對著兩人天靈打一巴掌。

    “還不醒來!”

    道士猛然一喝,正在地上躺尸的呂家兄弟忽然睜眼,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站了起來,竟然真的是復活了。

    蘇陽走上前去,扣著兩人脈搏,心臟再跳,血液再流,并沒有一點活死人的征兆,是完完全全復活的。

    再度看向道士,蘇陽眼中滿是尊崇,問道:“敢問道長如何稱呼?在哪一座仙山修行?”

    這是真真正正的復活手段,沒有一點虛假,是真的魂魄回歸本體了。

    蘇陽在做代理閻羅的時候,讓連城和喬大年兩人的魂魄回到陽世,結為夫妻,那是閻羅王的權利,那么這一種算什么?東岳冥司外放的權利?

    “貧道姓馬。”

    馬道長說道:“在茅山清修。”

    茅山……

    不愧是天下大教,和東岳冥司有聯系的人物,復活的手段在他用來居然如此簡單,玄真教和茅山份屬同源,蘇陽覺得萬一混不下去,茅山也能是個落腳的地方……不過茅山規矩,似是不允許娶妻。

    “多謝道長,多謝道長。”

    呂家兄弟以及呂家的家眷跪成一團,對救了他們性命的馬道長不斷磕頭。

    韓大夫藥店的大門終于打開了,隨著店門打開,韓大夫從店里面走了出來,旁邊還有幾個伙計,個個手中拿著棍棒,一看到呂家兄弟活過來了,韓大夫先是一驚,而后連忙拍著胸膛。

    “多謝道長還我清白。”

    走到了馬道長前面,韓大夫深深作揖。

    “道家濟人濟物,遇到此事理應出手,不必掛懷。”

    馬道長說道:“不過貧道有一事相求,想請韓大夫,提同知兩人一人給貧道一文錢。”

    韓大夫家財萬貫,提同知身兼鹽物,兩個人都是錢多的沒處花的人,聽到馬道長要一文錢,直接取出錢囊,將里面的錢財全都交給馬道長。

    “只要一文就夠了。”

    馬道長從里面各自取出一文,也不拿走,就近用手挖了兩個坑,將銅錢埋了下去,看向蘇陽,笑道:“小兄弟,把銅盆搬過來,用里面的水來澆灌它。”

    蘇陽聞言,依照馬道長吩咐,將銅盆中水澆灌到了地中。

    “好了。”

    馬道長見狀笑道:“小兄弟,在這世間,有些人不必要跟他們計較,世外之人,自有世外的手段,我看你此時也沒什么錢了,不妨在這里多等一陣兒,護佑著這里的百姓,讓他們多得一些好處,我還有要事,就先走一步了。”

    話畢,腳踏巽位,一陣旋風自腳下而出,三步兩步,在人群中已經不見。

    ……你怎么走我玄真教的步子?

    你是我哪個師伯?

    :。: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