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無上女仙君 > 第199章,小仙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旱魃現世的災難比想象中的還要嚴重,短短半個月的功夫,燎原域大地干裂,赤地千萬里,無數山林失去了綠色,變得枯黃一片。

    燎原城內城,黎氏子弟正在熱火朝天的準備行裝。

    黎氏老祖已經傳來消息,他們快要拖不住旱魃了!

    這段時間,黎米經常被祭司叫走,趁著她離開的時間,鄢然去了一趟外城,找到龜一,知道他和龜蛇族人會跟著黎氏離開,才算放心。

    “龜婆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在遇到黎氏的時候,就為龜蛇族人做好了安排。”想起龜婆,龜一臉上露出了哀思。

    “龜蛇族人有龜婆這樣的祭司,真是幸運。”

    “是啊!”

    看著戈壁域天際不時劃過的龐大影像,鄢然心情也是十分的沉重,“出動了那么多位七級強者,也不能滅殺掉旱魃嗎?”

    “這次的旱魃不一般,龜婆說,這是九黎大陸的浩劫,也是九黎大陸的機遇,只要渡過去了,就能迎來新生。”龜一面色嚴肅的說道。

    這話他雖然不太明白,不過他一直記得說這話時,龜婆眼中閃爍著的驚人光芒。

    想來旱魃現世,對九黎大陸的生靈來說,并不完全是一件壞事。

    鄢然沒有久呆,回到了黎米府,幫忙收拾行囊。

    沒一會兒,黎米也回來了,回來之后,就將鄢然幾人叫了過去。

    “藥田里的寶藥,們要是有需要的,就去采吧!”

    如今燎原域內大部分江河已經枯竭,城內儲存的水源也沒剩下多少了,為了供應族人飲水,各府藥田的供水今天就要斷了。

    水一斷,在如此炎熱干燥的氣溫下,藥田里的寶藥沒一會兒就會枯死。

    以其等寶藥枯死,還不如賞給手下的人呢。

    阿一等人并沒有想象中的高興,一來,他們在為家人擔心,黎氏如今已擺明了要放棄燎原城了,他們一走,依附黎氏的各部落,可就沒啥活路了。

    二來,如今主子都在輕裝簡行,作為奴隸,他們能帶走的東西就更少了,寶藥就是采栽了,能帶走的也是有限。

    他們不積極,倒是便宜了鄢然。

    她有須彌芥子,根本不用擔心存放問題。

    數畝大的藥田,里面栽種的三分之二的藥材都被她采栽走了。

    一些黎米看不上、帶不走的淬體器具,也被她悄悄收起來了。

    黎氏這一趟搬家,倒是讓她發了一筆小財。

    正當鄢然喜滋滋清點收獲的時候,黎米讓她跟著去了一趟角斗場。

    當看到角斗場庫房里堆滿了各種閃閃發光的金骨時,瞬間讓她認識到了什么是真正的財大氣粗。

    真是貧窮限制了想象!

    燎原城建城久遠,城主這一脈,駐守燎原城已有近千年,積累的財富是相當可觀的,光是裝金骨的庫房就不下數十間。

    黎米一來,就有長老迎了過來。

    “黎米,趕快將五級以上的金骨收進須彌芥子,能收多少就收多少。”

    這一次旱魃來得實在太多迅猛,他們根本沒有做好準備,很多東西都要遺棄。

    如今,只能撿著貴重的拿。

    黎米看了一眼已經空了的幾間庫房,神色一動,知道黎飛已經來過了。

    她父親這一脈的后輩,只有她和黎飛有須彌芥子。

    黎飛的須彌芥子,是上次去戈壁域的時候得到的。

    而她的,是她母親留給她的。她母親死前,將須彌芥子剝離出體,融入了她都肉身。

    在修煉出金身之前,須彌芥子是可以被強行剝離身體的。

    這也是為何龜婆會再三叮囑龜一不要透露出有須彌芥子這事的根本原因。

    看著黎米一間間收取金骨,鄢然咽了咽口水,忍不住問道,“女公子,這么多金骨都要全部帶走嗎?”

    “當然不能,族人能帶走的行李有限,很多東西都要舍棄。”

    “那剩下的這些金骨。。。”

    “不要了!”

    聽到這話,鄢然直接愣在了當場。

    不要了,好干脆!

    這可都是熬制藥浴的主藥呀,前不久她還在為這些東西拼死拼活呢!

    看著鄢然眼巴巴的盯著金骨,黎米笑了笑,“要是覺得有能力帶走,這些金骨可以隨便拿。”

    “真的?”鄢然神色一喜。

    黎米點了點頭,有些東西無法帶走,族里長老索性做了人情,將其獎勵給族中子弟,至于他們能不能帶走,就不在他們考慮的范圍內了。

    角斗場的金骨她挑選好之后,很快,就會有族里其它子弟涌進來。

    鄢然看了一眼旁邊的黎氏子弟,見他們也在不斷往懷里裝金骨,旁邊的長老眼皮都沒抬一下,立馬朝著金骨撲了過去。

    由于跟在黎米身邊,鄢然進的都是一些盛放五級以上金骨的庫房。

    這可把她激動壞了!

    沒辦法,她窮啊!

    鄢然裝模作樣的拿了一個一米多長的大袋子,一邊往里面塞金骨,一邊暗中將金骨收進須彌芥子。

    她做得隱晦,再加上金骨實在太多,倒也沒人注意到她的小動作。

    一直到從角斗場回到黎米府的時候,她臉上的笑就沒斷過。

    “看這傻樣,不就一袋金骨嗎!”黎米一臉無語的看著鄢然搖頭。

    “呵呵!”鄢然也不說話,只對著黎米笑。

    中途黎米被叫走了一會兒,她趁機可收了不少金骨,看著須彌芥子中小山堆一般的金骨,她就樂不可支。

    之后,鄢然又跟著黎米去了一趟藏書殿,不過沒能跟著她上樓,只在一二樓收了幾張殘缺的煉體圖。

    ------

    一座城池,無數代人的積累,是沒那么容易打包帶走了。

    黎氏族人緊趕慢趕,半個月之后,終于浩浩湯湯的騎著獨角牛獸出了城門。

    此時,燎原域的情況越發糟糕了,放眼望去,大地龜裂,山脈枯竭,絕望的氣息在空中彌漫。

    “祭司,您不跟我們一起走嗎?”黎米擔憂的看著祭司。

    “我還有事要做,在大陸共祭之前,會盡量趕回去的。”祭司笑道。

    “可是您留在這里太危險了,旱魃。。。”黎米一臉急切,祭司是除去母親之外,對她最好的人,她不想看到他出事。

    “不用擔心,對于我來說,這也許是個機會!”祭司神色依舊溫和,不過從其神色可以看出他的堅持。

    黎米心中不解,不過到底沒在說什么,她不能幫到他什么,只能默默支持祝福他了。

    “的那個女奴。。。”祭司突然將目光轉向等候在馬車前的鄢然,“很不錯!”

    “鄢然。。。”黎米詫異的看向鄢然,不知祭司這么突然注意到她了。

    “黎米,是一個福緣深厚的人,日后行事只要按照本心走就是了,不用考慮太多。”祭司盯著鄢然看了好一會兒,才收回視線,對著黎米囑咐了一句。

    “祭司,我會的。”黎米雖然不解,不過還是聽話的點了點頭。

    “嗯,去吧!”祭司笑著揮了揮手。

    “祭司,您千萬一定小心。”黎米在不舍和擔憂之中,和祭司道別。

    ------

    龜裂干枯的燎原域,黎氏隊伍全速朝著中央區域前進,在隊伍后面,還墜著依附他們的大小部落。

    不止他們,生活在燎原域的其它氏族也在撤離,山林中的兇獸也是爭先恐后的朝其它域逃離。

    “轟隆!”

    離開燎原城一個月后,鄢然等人就聽到后方傳來數道穿云裂石般的巨響,回頭一看,就看到戈壁域和燎原域交界處的一段綿延千里的山脈從地平面上消失了。

    一個參天人形巨影出現在了地平面上,行走如風,散發著無以倫比的光和熱。

    所過之處,大地瞬間就像是被烈火焚燒了一樣。

    隔得老遠,眾人都覺得有些窒息。

    “旱魃進入燎原域了!”

    眾人無不驚悚。

    馬車內,黎米神色擔憂的注視著燎原城方向,鄢然也是眉頭不展的一動不動。

    此時,她正在跟識海中的火樹銀花作斗爭。

    濃稠如霧的魂力將火樹銀花包裹得密不透風,這才讓火木沒有再傾斜。

    火木一傾斜,燃燒得就特別快。

    如今,火木已經燃燒了十分之四了,留給她的時間不多了。

    好在,她已經在朝著九黎大陸中央區域靠近了。

    ------

    “嘎吱嘎吱!”

    像是什么東西在破裂的聲音響起。

    路上的這段時間,鄢然老是覺得有什么在耳中響起,可仔細探查之后,又沒發現什么,讓她十分的納悶。

    “嘎吱嘎吱!”

    一天,隊伍停下吃飯的時候,鄢然再次聽到了聲音。

    “到底怎么回事?”

    一陣好找,鄢然想到了什么,快速將神識探進了須彌空間。

    神識一進入空看,鄢然瞳孔就是一陣猛縮。

    她那小山堆一般的金骨去哪里了?

    是誰,是誰偷了她的金骨?

    鄢然急得眼睛都紅了,她存點金骨她容易嗎?

    這一路,她還指望著金骨提升實力呢!

    法天象地煉體圖消耗太大了,到現在她拼著皮開肉綻,也只能堅持半個小時。

    她需要泡藥浴補充肉身能量,急需!

    可現在,她的藥浴沒了!

    鄢然腦子發疼,很快,就在寶藥堆里找到了罪魁禍首。

    一只拳頭大小、丑不拉幾的禿毛小鳥!

    那小鳥不但耗光了她的金骨,還在霍霍她的寶藥。

    是可忍孰不可忍!

    鄢然心念一動,小鳥啪嗒一聲就落在了地上。

    “主人!”軟糯、委屈的嬰兒聲從小鳥口中吐出。

    “呃。。。”氣得不行的鄢然瞬間面色一僵,面色古怪的看著小鳥,“。。。是那顆仙鶴蛋?”

    禿毛小鳥弱弱的點了點腦袋,奶聲奶氣的說道,“主人,餓!”

    之后的一路,鄢然的臉色就沒好看過。

    她自己本來就比較消耗資源,如今到好,身旁又多了一個胃口比她還大的吃貨。

    看著已經長出白色羽毛的小鳥抱著一株寶藥啃的不亦樂乎,鄢然眼皮就忍不住的抽搐。

    這家伙不但能吃,還特別會裝可憐,只要不給它吃的,它就用那雙濕漉漉的眼睛可憐兮兮的盯著,直到把盯得心軟為止。

    鄢然就是這么一次次敗下陣來的。

    “哎!”看著須彌芥子中少了一大半的寶藥,鄢然除了嘆氣還是嘆氣。

    “消耗了那么多金骨才孵化出來,這家伙該不會是純血仙鶴吧?”

    得益于黑娃那傲嬌到骨子里的純血理論,她對于生靈血脈那是有著相當深刻的了解。

    純血生靈是開天辟地之初最先誕生的那一批生靈及其后裔,在上古時期,生靈是十分注重血脈純凈的,一般不會與其它種族通婚。

    這樣的生靈一般都具有與身俱來的本命神通,各個本領非凡。

    只可惜,經過無盡歲月的變遷,如今各界純血生靈已經很難找到了。

    這只仙鶴被封印在仙鶴樓里也不知有多久的時間,沒準還真有可能是純血仙鶴。

    小仙鶴懵懂的看著鄢然,眉宇間透著親昵。

    鄢然受不了它這呆萌的眼神,急忙移開視線,要不然她又要不由自主的給它投喂寶藥了,“以后就叫小仙吧!”

    ------

    旱魃進入燎原域沒多久,整個燎原域就差不多全被戈壁灘同化了,一路過來,哀鴻遍野,隨處可見烘干而死的骨骸。

    此時此域的生靈,比當初鄢然和龜蛇族人穿越戈壁灘的時候,都還要絕望。

    就是黎氏隊伍,也開始缺水了。

    看著一個個因脫水而無力繼續行走、只能眼睜睜等死的人群,鄢然艱難的移開了視線,須彌芥子中是有水,可她幫不了這些人。

    一旦須彌芥子被黎氏知道,等待她的就是滅頂之災。

    “呼~”

    隨著時間的流逝,相鄰燎原域的幾個區域也開始出現了大旱的跡象,一些強者再也坐不住了,紛紛朝著燎原域趕來。

    此時,這些強者都十分清楚,要是再不滅殺旱魃,其它域也要一同遭殃。

    頭頂不時有強者掠過,眾人即膽戰心驚,又充滿期待,期待這些強者趕快將旱魃滅殺掉。

    鄢然一天比一天沉默,強者越多,發現她的可能性就越大。

    打開桎梏的圣火,這對那些壽元沒多少的七級九段強者有多么吸引,不用想她也知道。

    九色神鹿和老樹那樣用等價交換的方式換取圣火的畢竟是少數,她相信,在這個崇尚弱肉強食的世界,對于大部分生靈來說,殺了她直接獲取火木是最快速方便的辦法。

    之后的一路,除了吃飯的時候,鄢然幾乎一直呆在房間里修煉。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