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神級透視 > 第二百八十四章 慕容天都

第二百八十四章 慕容天都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百八十四章 慕容天都

    約翰.斯爾森這個病,在現代醫學史上基本上很難見到,或者可以說除了他之外,還沒有發現第二個案列,葉寒能知道也是因為在鬼谷醫經上面對這種病有記載,而且,古時候出現過這種病癥,叫做僵尸病,也可以簡稱為神經性僵尸病。

    患了這種病癥的人其實是很痛苦的,每隔一段時間就會被病痛折磨一次,而且這種時間會逐漸縮短,一開始可能是一年發病一次,第二次就有可能是十個月發病一次,第三次的時間會更短,如果意志力不夠強的人患了這種病,只怕在中期的時候就已經受不了這種折磨自殺了。

    約翰.斯爾森的僵尸病已經到了后期,他現在還活著,證明他的意志力很強,非一般人可比,當然,身為金融界巨子,如果連這點忍耐力都沒有,約翰.斯爾森也不配有今時今日的成就了。

    “尊貴的葉先生,感謝你的大恩。”約翰.斯爾森誠懇的感謝道。

    葉寒笑道;“約翰先生,要謝我還是等我把你這病治好之后再說吧,很高興能認識你。”

    “我也很高興能認識葉先生。”可能是自身的病癥有了救治的希望,約翰.斯爾森的臉上笑容都多了起來,隨后他看著老麥克說道;“邁克,感謝你向我推薦葉先生,我會和摩非家族溝通一下,以你的才能成為摩非家族十大理事是理所應當的事情。”

    聞言,老麥克的臉上閃過一道震驚之色,旋即便是狂喜,成為摩非家族十大理事之一,那證明他將擁有蒂尼亞財團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位高權重的說話人之一,因為蒂尼亞財團就是摩非家族建立起來的,不過十大理事一般都是由摩非家族的自己人擔任,管理著蒂尼亞財團的一切。

    “尊貴的約翰先生,有了葉幫你,我想你這病很快就會好的。”老麥克一臉微笑的說道。

    約翰.斯爾森笑道;“對于東方神奇的醫術,我很期待葉先生能創造奇跡。”

    幾人相互聊了一會之后,葉寒作為中間人,也把徐青和張岳夢他們給了約翰.斯爾森和老麥克他們,看得出來,約翰.斯爾森不是第一次來東方,他的華夏語說的很溜,而且那種美式幽默風格也時常逗得幾個人笑意連連。

    不過聊了一會之后,今天這場聚會的主角終于來了,聚會場所內,不少商界名流自動分開,讓出一條道路出來,紅色的地毯上,一名面容不是很英俊,但卻擁有非凡魅力的青年徐徐走來,青年約有三十多歲左右,他的身上散發著十足的領袖魅力,如同一個天生的王者一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讓他成為萬眾矚目的焦點。

    在這青年的身后,跟著幾個商界大佬,這些人是南方商業聯盟的董事,財力非凡,像聚會大廳里面這些商界名流只是會員而已。

    此刻走來的青年自然就是慕容天都,南方第一少,慕容家未來的接班人,不過在他的身后,慕容九也跟著來了,只是戰刀今天沒有出現。

    葉寒看著聚會大廳里面的情況,此刻,這群南方商界名流在看著慕容天都時,他們的臉上都流露出了一種佩服之色,可見慕容天都雖然年輕,但他在南方商界已經有了很高的威望。

    在所有人的矚目之下,只見慕容天都走上了講臺,炯炯有神的眼神之中散發著獨特的魅力,他看著來到這里的各省名流朗朗說道;“各位,一直以來,南方商界猶如一盤散沙,人心不齊,私心太重,這也是為何南方商界不如北方商界的原因所在,但是從今天起,南方商界聯盟成立,散沙變頑石,希望日后咱們同心協力,共創未來。”

    隨后,四周響起了劇烈的掌聲,各省名流紛紛鼓掌。

    講臺上,慕容天都繼續說道;“今天是南方商界聯盟成立的好日子,身為會長,今后我慕容天都一定站在大家共同的利益上為大家規劃未來,身為董事,身為會員,我同樣希望大家以后為聯盟的利益考慮,最后,希望大家今日都能玩的開心。”

    這話說完之后,慕容天都就走下了講臺,在一陣掌聲中,各省名流開始尋找舞伴跳舞,跳起了交際舞,特別是那群來到這里的富家子弟更是一個個見獵心喜一樣跑向自己一開始看中的舞伴。

    “葉寒學弟,我能請你跳支舞嗎?”這時,只見張岳夢站起來看著葉寒一臉微笑,讓得剛準備開口的愛麗絲暗嘆一聲下手晚了。

    “這個,我不太會。”葉寒有些尷尬的說道。

    “沒事,我可以教你。”說著,張岳夢朝著葉寒大大方方的伸出手,別人女人都這樣主動了,葉寒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交際舞這玩意,其實以前沒事的周允兒也教過葉寒,不過葉寒對這種舞蹈不感興趣,所以只學了個半吊子。

    兩人環抱著各自的腰間,十指交叉握著,站在舞場中跟隨著人流跳了起來,不過這一跳,葉寒就出丑了,好幾次都踩到了張岳夢的腳背,讓得張岳夢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隨后細心的教著他。

    不過有了幾次出丑的經歷之后,葉寒也逐漸掌握了要領,腳下的動作開始變得自然起來,慢慢的跟的動作。

    “葉寒學弟,看不出來你還會醫術啊。”張岳夢注視著葉寒的眼睛,一臉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道;“不過我感覺你就像個江湖郎中一樣,不會是騙人的吧?”

    “學姐,我可不是你說的那種騙子。”葉寒郁悶的說道。

    張岳夢笑道;“是嗎?那你給我看看我身上有沒有什么毛病吧。”

    葉寒古怪一笑,他看著張岳夢說道;“學姐真要我看?”

    “自然,你不會是看不出來吧?”

    張岳夢身上有什么毛病,其實葉寒在握著她手的時候,就從她的脈搏上感覺出來了,旋即他附在張岳夢的耳邊輕輕的說了一句,的臉色遽然間變得通紅,猶如一個熟透的蘋果一樣,瞪著葉寒說道;“沒看出來,你這家伙還是一個流氓。”

    葉寒聳了聳肩,說道;“學姐,這可是你自己要我看的,怎么能怨我耍流氓了?”

    不過葉寒不知道的是,他和張岳夢這番顯得有些親密的舉動,此刻已經完完全全落在了一個臉色陰沉的中年男子眼中,此人是剛才跟著慕容天都一起來的,不過他并非南方商業聯盟的成員,而是來自馬來西亞的華裔商人。

    “張叔,看您這臉色,莫非是小侄招待不周?”慕容天都瞧見中年男子那陰沉的臉色后,他笑著問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