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神級透視 > 第二十七章 你連禽獸都不如

第二十七章 你連禽獸都不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二十七章 你連禽獸都不如

    的士很快來到了景山別墅群,葉寒付了車費之后在那司機羨慕的眼神中背著周允兒走進了別墅群里面,來到周允兒住的別墅門前,葉寒從周允兒的手提包中拿出鑰匙打開大門,接著就背著周允兒來到了二樓主臥室,將她輕輕放在了床上。

    周允兒的臥室布置的很雅致,粉紅色的墻壁上還透著一股子可愛的味道,各類裝飾品擺放的恰到好處,觀察了一番后,葉寒就準備離開回家,現在已經一點半了,不知道姐姐葉輕該著急成什么樣子了。

    然而,就在葉寒準備離開的時候,周允兒的手提包里面傳來一陣陣悅耳的手機鈴聲,不過葉寒沒有去接,他沒有偷窺別人隱私的嗜好,不過手機鈴聲響了一次沒人接之后,第二次又打來了。

    最終葉寒猶豫了下,還是打開周允兒的手提包拿出了手機,手機屏幕上顯示來電是“爺爺”,看到這兩個字葉寒瞬間想起了那位老人,據周允兒所講,自己能這么快從警局出來,是這位老人在身后出了力。

    想了想,葉寒還是接通了電話;“喂。”

    電話那頭聽到葉寒的聲音,忽然沉默了下,旋即便是傳來沉穩的聲音;“你是誰,怎么會有我孫女的電話,我孫女現在在哪里?她人怎么樣呢?”

    聞言,葉寒心里汗了一下,立即說道;“周爺爺,是我,我是葉寒。”

    “葉寒,原來是你小子啊,你從警局出來了,唉,允兒這丫頭真是的,讓她等你出來后給我回一個電話到現在都沒有打給我,我還以為你小子犯了很嚴重的事情了。”

    聽到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葉寒很是感動的說道;“謝謝周爺爺掛念,我已經沒事了,這次的事情謝謝周爺爺了,改天我一定親自登門道謝。”

    “你小子說的這是什么話,我這條老命還是靠你才撿回來的,你人沒事就好,以后遇到解決不了的難題了記得給我打電話,不要見外,對了,聽說你在賭石市場解出了一塊祖母綠,你小子這運氣未免也太好了,這幾天我會來山海市見一見你,到時候跟你商量一件事情。”

    葉寒問道;“不知道周爺爺您要找我商量什么事情呢?”

    “呵呵,這個事情等我到了山海市在和你談,咦,不對啊,這么晚了你小子怎么拿著允兒這丫頭的手機,她人呢?”這時,周明山才感覺出問題來,他打給自己孫女的,但是這么久都是葉寒在說話,他孫女去哪里呢?

    葉寒心里狂汗了一把,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周允兒,咬了咬牙說道;“周爺爺,你別誤會,周小姐已經睡了,但是我們真的沒有什么。”

    “什么!你小子看起來老老實實沒想到也是一個風流種,這么快就勾搭上我孫女了,不過你小子可不要亂來啊,允兒丫頭這事兒我一個人坐不了主的。”

    葉寒心里再次狂汗,他很想說是你孫女對我有意思好不好,不過心里這么想,但嘴上還是說道;“周爺爺,您真的誤會了,我和周小姐真的沒什么的……”

    “行了,你小子別磨磨唧唧的,你們這事兒我不反對,只要你小子好好對待允兒這丫頭就好,不過她爸那一關你要自己去度過,好了,時間也不早了,就先這樣了,過幾天我去山海市找你。”

    聽著電話里傳來的忙音,葉寒只能報以苦笑,這電話一接,還接出事情了,現在周明山已經認定他和周允兒之間有關系了。

    “嘔!”

    突然,就在葉寒發愣苦笑的時候,躺在床上的周允兒猛然干嘔了一聲,葉寒聽到動靜,立即轉過身來,哪知,就在葉寒轉身的那一刻,周允兒吐了,而且是吐了葉寒一身,連帶著她自己的身上都全是胃里吐出來的東西。

    見到這里,葉寒頓時哭笑不得的罵了一聲;“靠,你這女人還真會挑地方,吐自己身上也就完了,還往我身上吐。”

    不過吐過之后的周允兒一下子就倒頭睡了,口中還傳來陣陣夢囈的聲音,哪里知道葉寒在說什么,葉寒看了看身上黏著的東西,頓時忍受不了,他娘的,他這還怎么回去啊!算了,就在這里洗洗睡吧!

    不過周允兒也吐了她自己一身,葉寒只能選擇幫她把衣服脫了下來,手指在碰到周允兒身體的那一刻,葉寒的身體都顫抖了下,在這寂靜的夜晚,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而他現在就要去脫那美女的衣服,這太他娘的刺激了!

    不過最終葉寒還是什么都沒做,僅僅是脫掉了周允兒衣服和褲子,然后用濕毛巾給她全身擦了一遍,當然,這過程可是把葉寒折磨的夠慘。

    做完這一切,最后葉寒才去洗手間沖了冷水澡,給自己降降溫,把自己的衣服和周允兒的衣服洗了。

    今天這個夜晚對葉寒來說絕對非常漫長,一直熬到了凌晨四點他才沉沉的睡去,第二天早上,天色慢慢大亮,然而一道高亢的驚叫聲把葉寒給吵醒了。

    “怎么啦?怎么啦?”葉寒從樓下的沙發上醒來,聽到二樓傳來的驚叫聲,他想也沒想就沖了上去,直接踢開了周允兒的臥室大門,這會兒,周允兒正驚慌失措的捂著被子,見到葉寒光著膀子,圍著浴巾,她頓時就破口大罵;“葉寒,你個混蛋,你流氓,你畜生,你怎么能趁人之危了,嗚嗚嗚嗚!”

    說著,這女人還真哭了起來,搞得好像葉寒真的把她那啥了一樣。

    葉寒很無語,他看著還坐在床上哭泣的周允兒說道;“我說周大美女,我可沒有對你干啥,是你自己昨晚喝醉了,然后我送你回來,然后你吐了自己一身,也吐了我一身,我沒有辦法才把你衣服褲子脫了,但是你放心,我絕對啥也沒干。”

    “嗚嗚,你個混蛋,你騙我,如果你沒有干啥,那你是怎么脫我衣服的?就算你沒有侵犯我,但我肯定被你看光了,你也肯定摸我了,嗚嗚嗚嗚!”

    聽見這話兒,葉寒心里有點心虛,他昨晚確實在脫周允兒衣服的時候不小心摸了一把,但是尼瑪,這是能承認嗎?

    “這個,我脫你衣服的時候我把燈關了,也沒有亂摸。”

    “真的,你沒有騙我。”

    “真的,千真萬確,你看我是那種人嗎?”

    “你真確定你沒有亂摸?沒有看我?沒有做出禽獸行為?”

    “我百分之百確。”

    聽到這些回答,周允兒忽然鄭重的看著葉寒,也不哭不鬧了;“這么好的機會你竟然放棄了,葉寒,你連禽獸都不如!”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