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四百六十八章王沖的請求!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若是換了以往的王亙,這個時候是毫無疑問會主張的。因為大唐擁有足夠的力量應對任何一方,不管是蒙舍詔、烏斯藏、東西突厥汗國,還是高句麗、大食。

    如果沒有這種力量,大唐也不可能有今日的強盛。

    ——這一點,是每個大唐人都深信不疑的。

    但是這一次王亙卻沉默。冥冥中,王亙腦海中響起的全是王沖托老鷹傳過來的一翻話:

    “無論發生什么,請大伯都不要輕易的發表意見!”

    這翻話已經是幾天前的事情了,早在那個時候王沖似乎就已經預料到了什么。

    “沖兒,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朝堂上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原因讓你對這次的事情抱有這么大的擔憂?”

    王亙眼神恍惚,心中此起彼伏。

    王沖最近的狀態太奇怪,但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敢說他瘋了。至少,他很早之前就探查到了西南的消息,甚至比朝廷的消息還要快了很多。

    很難說自己這個侄兒是不是早就預料到了什么。

    經過那么多的事情王亙已經越來越不敢輕視自己這個侄兒的意見了。

    “王大人?王大人?……”

    一陣飄渺的聲音傳入耳中,大殿上,眾人看著王亙都是面面相覷。以往的那個王大人精明睿智,果敢決斷,但今天居然兩次精神恍惚,遲遲沒有回答。

    而那些主戰派的官員更是感到怪異無比。

    王亙和宋王殿下是堅定不移的“主戰派”,準確的說,是朝內的主戰派的“旗幟人物”。雖然王亙本身是文官,但是王家卻是不折不扣的將相之家,在朝內擁有巨大的聲望。

    遇到這種事情,王亙完全沒有道理猶豫的。

    “這件事情……”

    “退朝!——”

    還沒等王亙說完,突然一聲尖利的嗓音從大殿上方傳來。嗡,幾乎是同時,一股龐大的威壓出現在眾人的感知中,眾人心中一驚,連忙低下頭來。

    然而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那龐大的威壓立即如潮水般從眾人的感知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抬起頭來,卻見大殿上方,珠簾卷動,那道偉岸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這是……”

    “陛下這是怎么了?”

    ……

    眾人一個個悵然若失,圣皇很少不聽完大臣辨論就離場。一時之間,眾人誰也把握不住陛下的意思,一時間不免手足無措。

    “還好,逃過了一劫!”

    另一側,王亙心中卻是長出了一口氣。陛下的態度令人捉摸不定,但不管怎么樣,至少他不用再去表明態度了。

    “該去見見沖兒了!”

    眼見幾位主戰派的大臣皺著眉頭,又向自己走來的趨勢,王亙衣袖一甩,連忙離開了大殿。

    這一次的朝會百般的不自在,他必須盡快的搞明白,為什么王沖要讓他不要表明任何態度。

    ……

    來自大理寺和鴻臚寺的壓力是難以想像的,雖然知道大伯想要進來并不容易,但是王沖真正見到自己大伯的時候,也是好幾天之后的事情。

    暗牢里,燭火搖曳。

    王亙一身黑色便服,舉止從容,但是眉宇間的憂慮是怎么也掩飾不住的。

    “大伯!”

    看到自己大伯,王沖眼睛一亮,連忙站了起來。這么多天來,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自己大伯。

    “沖兒。”

    王亙點了點頭,目光掠過王沖形銷骨立的樣子,眉宇間掠過一抹心疼的神色。

    王氏一脈的子孫,王亙現在最看重的不是自己的兒子,也不是王沖的大哥二哥,而是王沖這個以前自己最看不順眼的小侄兒。

    看著他這副形容憔悴的樣子,王亙心中非常不忍。但是咬咬牙,狠著心,王亙很快就恢復了正常。

    王沖在醉雀大酒樓殺死大批胡人,攻擊幽洲勁卒,當著張守珪的面殺死他的部下的事鬧得太大了。甚至連北庭副都護安思順都被牽扯了進來。

    安思順雖然是副都護,但是北庭的大都護從來都是虛職,一慣由朝廷的皇親貴族遙領。換句話說,安思順其實已經是北庭的第一實權人物。

    王沖以往雖然也捅過簍子,但沒有比這還大的。

    老爺子那邊已經傳下話,這件事情誰也不準插手。王沖做錯了事情,就必須接受懲罰。

    要不是這樣,王沖也不可能現在都還關在禁軍、鴻臚寺和大理寺的牢里了。

    “你放心,等過段時間,過了這陣風頭,不管老爺子說什么。我都會想辦法把你救出來的。……我說的話,在你爺爺面前沒有用。但是宋王說的話,他老人家不可能聽不進去。”

    終究是自己的侄子,王亙心中還是有些不忍。

    “大伯,我知道你想幫我,但我擔心的從來都不是這個。”

    王沖搖了搖頭,心中涌過一道暖流。任何事情都是有代價的,當日決定對付安軋犖山的時候,王沖就已經知道會有什么樣的代價了。

    對于自己的決定,王沖從來都不后悔。王沖現在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大伯,告訴我,朝廷里的情況是不是很糟糕了!……你不用瞞我,我猜得到的。”

    王沖道,聲音中透露出一絲焦慮。這段時間,他最期待的就是大伯的消息。

    上輩子的發生過的悲劇,這輩子正在再次重演。王沖能夠聞到風中那股濃濃的風暴的味道。

    “唉!”

    王亙嘆息一聲點了點頭:

    “現在朝廷里面,主戰聲一片。來自朝廷和民間的聲音太大了,就連許多主和派的老臣都頂不住壓力,改變了立場。我不可能堅持太長時間了。沖兒,你必須要告訴我,你到底為什么要這么做?”

    京師城中現在戰云密布,在籌措見王沖的短短幾天里,求見、拜訪王亙,踏破王府大門的文武大臣不知道多少。

    每個人都在要求王亙表明態度,只有王亙自己知道,在這段時間內自己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對于這個侄子,王亙一向寵愛、青睞有加,但是這件事情絕非兒戲!

    砰!

    王亙聲音剛落,突然砰的一聲巨響傳入耳中。就在王亙詫異的目光中,王沖紅著眼睛,雙膝一屈,突然跪倒在了王亙面前。

    “沖兒,你這是在干什么?”

    王亙睜大了眼睛,一臉的錯愕。毫無疑問,王沖的表現完全出乎他的預料。

    “大伯,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的疑惑,也非常的為難。但是這件事情也只有你能幫到我了!”

    王沖紅著眼睛,神情鄭重,重重的跪在地上。從前世的記憶來看,毫無疑問,這件事情已經發展到了最關鍵的時候。

    上輩子王家早已沒落,早已無力介入這場戰爭。但是這一次不同,要避免上一世的悲劇重演,恐怕就決定在眼前了,不能出一絲一毫差錯。

    “沖兒,你到底想做什么?”

    王亙看著跪在地上的侄兒,神色凝重道。幾十年在朝中鍛練的直覺,王亙已經敏銳的感覺到王沖正在籌謀著什么。

    “大伯,如果到了最后決議的時候,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和宋王一起反對這場戰爭。和蒙舍詔的戰爭,無論如何都不能在這個時候展開!”

    王沖沉聲道,頭顱深深的伏了下去。

    “什么?!”

    王亙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震驚的神色:

    “沖兒,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劍閣城化為廢墟,死傷了大量百姓。這絕不是簡簡單單的決議那么簡單。如果我們王家在這個時候反對進攻,將會成為千夫所指!”

    王亙真的被王沖所說的請求震驚到了。他一直以為王沖遲遲不讓自己表明態度,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自己。但是絕不包括這個。

    棄權、沉默、不表明態度,這和反對完全是兩個概念。

    “……而且,我們王家和宋王一直是朝中主戰派的旗幟,所有人唯我們馬首是瞻。正是因為這一點,我們才能在朝中積累大量的人脈。如果王家可以沉默,可以棄權,但是絕對不能袒護閣羅鳳,反對戰爭。如果我照你說的去做,王家幾十年積累的聲望就會一朝散空,不行!這件事情我絕對不能答應!”

    王亙衣袖一甩,想也不想道。他絕對沒有想到王沖想要他做的居然是這個。

    如果這么做,王氏一族將會喪失前代積累的聲望,倒時候真的就是樹倒猢猻散了,再沒有人會聽從王家的召令,響應王家的決議。

    如果這么做,王家沒落只怕指日可待了。

    那么多堅定的“主和”派堅持不住,改變立場并不是沒有原因的。

    “大伯,如果我們不反對,只怕才真的是大禍臨頭了!”

    王沖伏在地上,痛聲道:

    “大唐立國三百余年,分崩離析,只怕就在今朝啊!”

    茫茫神洲,億萬生民,能夠對這場危機先知先覺,有所了解的只有自己和王家了。如果連王家都不能采取正確的措施,中土神洲又還有什么希望?

    沒有一個強大的大唐,當那場濤天浩劫來臨,茫茫天地又有誰能阻擋?

    當年的自己已經失敗了,這一輩子一切重來,難道還有失敗一次嗎?

    “沖兒,你到底在說什么?”

    王亙怔怔的站在那里,完全被王沖的話驚住了。

    他幾乎是看著王沖長大的,但是這個樣子的王沖,他從沒有見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