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六百八十六章 杜芷祺!(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六百八十六章

    “嗡。”

    王沖頓時沉默下來,神色也跟著變得凝重起來,他萬萬沒有想到李靜忠跟他要說的居然是這些事情。

    五皇子貪戀女色?

    這怎么可能!

    李亨可是大唐未來的中興之主,在王沖的印象中,李亨勵精圖治,兢兢業業,一心想要恢復大唐的盛世,他怎么都不可能會是一個貪戀女色的人。

    不過,最令王沖震動的還是李靜忠吐出的那個名字,杜芷祺!

    “怎么會是她?”

    王沖眼睛微瞇,腦海中閃過一道道念頭。

    王沖很少會記得一個女子的名字,特別是還沒有見過的那種。但是杜芷祺這個名字,王沖卻絕對有印象。

    事實上王沖的記憶中,很少會有人不知道這個女子。因為這個女子曾經害得皇宮中的一位皇子被圣皇所廢,理由正是耽于女色,荒廢功課。

    而這一切還沒有結束,因為事后查明,那位皇子深愛的女人還是皇宮中另一位皇子派出的間諜。

    雖然那位女子一直都不肯說,但是整個京師的人都知道大略不出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三人。

    而那位皇子因為用情太深,至死都不相信她是間諜,并且后來因為兩相分離,心中郁結,最后上吊而亡。

    這件事情當年在京中鬧得沸沸揚揚。

    因為死了一位皇子,所以王沖記得清清楚楚,而那個女子的名字就叫做杜芷祺。

    王沖雖然還不知道兩者是不是同一個人,但是這件事情絕對可疑。

    “侯爺?”

    房間里靜悄悄的,李靜忠抬起頭,壯著膽子試探道。

    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自從剛剛說完之后,王沖就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這可和王沖一貫給他的印象截然不同,李靜忠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

    而且王沖的反應也比他心中想象的要嚴肅的多,這讓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

    “李靜忠,我問你,五皇子真的喜歡上了一個女子,這是真的嗎?”

    王沖沉聲道。

    不是他不相信李靜忠,而是這件事情在歷史上從來都沒有發生過,至少在他熟知的歷史中并沒有發生過。

    而且李亨的性格也不像是那種人啊!

    “侯爺,此事千真萬確,在侯爺面前,小的就算是借一千個膽子,也絕對不敢撒謊啊。”

    聽王沖問起正事,李靜忠連忙認真道:

    “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盡快解決,宜早不宜遲啊!殿下一向信服你,現在也只能靠侯爺你了。”

    房間里死一般的寂靜,王沖雙眉緊皺,一語不發,李靜忠便也低著頭,大氣也不敢喘一個。

    在這種無形的壓力中,李靜忠感覺自己戰戰兢兢,幾乎快要承受不住的時候,耳中終于傳來了那個期盼已久的聲音。

    “知道了。”

    王沖淡淡道,他的目光慢慢抬起,眼神漸漸變得銳利起來:

    “這件事情就交給我來處理吧!”

    李靜忠是沒有這個膽子說謊的,至少現在還沒有。

    那只能說明一件事情,歷史已經發生了改變,而且仔細回想起來,以李亨現在的年紀,正好是情竇初開的年紀,他還遠不是后世那個勵精圖治,受到萬人敬仰的中興之主。

    在這種情竇初開的年紀,遇到喜歡的女孩子,耽誤功課和練武也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

    正常情況下,王沖一般是不會主動去干涉的,只要李亨保持節制,而且保持一個適當的距離,其實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但是如果那個女子真的是自己想象中的那個人,那么一切就截然不同了,恐怕李亨的真龍之路就因為那個女人的關系,隨時都可能終止。

    圣皇雖然自己曾經就寵幸過一個太常樂人,并且曾經差點因此被廢黜,但也正因為如此,圣皇對于其他的皇子也更加苛刻,非常忌諱他們沉迷女色。

    這一點,帝王之家千百年不變,王沖也改變不了。

    李靜忠很快離開了。

    王沖在止戈院中待了幾天之后,也很快離開了。有些事情宜早不宜遲,——如果那個女子真的是自己想象中的那個人!

    ……

    時間緩緩過去,幾天之后,日落時分,皇宮中,一駕金黃色的馬車悄無聲息的離開了,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芷祺,這段時間讓你受委屈了!你不是一直想出宮嗎?今天,我就帶你出去,好好的逛逛!”

    馬車里,一名年輕俊逸的青年,穿著便服,將一名身材窈窕,嫻靜大方,氣質溫婉動人的絕色女子輕輕的攬在懷里,神情溫柔至極。

    那女子也就是十九歲左右,皮膚白皙,猶如羊脂白玉一般,看起來嬌媚動人,惹人憐愛。

    只是女子此時卻是螓首微垂,愁眉不展:

    “可是五殿下,現在大皇子、二皇子他們都在盯著殿下,如果讓他們知道殿下帶著我私自出宮,恐怕會報告圣皇,對殿下不利。”

    “哼,怕什么?我又沒有娶妻,又沒有納妾,并沒有耽于女色。而且我也只愛你一個人,父皇就算知道,也只會說我專情,而不會怪我濫情,又何來的責怪。”

    李亨不以為意。

    男婚女嫁,這是天地綱常,他之前又沒有任何的婚娶,哪里來的濫情?

    “可是我總覺得這樣不妥。”

    那絕色女子右手攥著絲巾,卻依舊是愁眉不展:

    “我知道殿下愛我,可是,芷祺不愿意因為自己一己之好而連累到殿下。我們還是回去吧!”

    “呵呵,我的傻祺兒,你真的以為我什么都不做,就敢貿然出宮嗎?這次幾位夫子震怒,罰我在府中謄寫《曾子》三日六百篇,我已經安排妥當,讓人穿了我的衣服在宮中頂替。就算是大皇兄,二皇兄他們再厲害,也絕不會想到,我已經悄悄換了便裝,跟隨著那些宮中陪讀子弟離開了皇宮。”

    李亨微微笑道。

    宮中的諸皇子都是有些陪讀的,這些陪讀必定是王公貴族家的子弟,白天進宮陪讀,晚上又必須得離開。

    李亨這次就是借了這個機會,悄悄的離開了皇宮。

    “而且,只要我們明天準時返回皇宮,那就誰也不會發現。”

    李亨微笑道,一邊伸出兩根手指,輕輕拂了絕色女子耳鬢的青絲,看著女子嬌羞飛紅的樣子,心中越發的溫柔了。

    他從沒有輕易對人動過心,但是眼前的佳人不同,她溫婉、大方,知書達禮,善解人意,她很不喜歡宮中的生活,但卻能為了自己,委屈自身,陪伴自己在宮中。

    就像這一次,自己好不容易尋找到一次機會,帶她出宮,但她想的,心心念念的,卻是讓自己回去,免得連累自己。

    一想起這點,李亨的眼神就越發的溫柔了。

    人生難得遇上自己的紅粉知己,難得遇上,就算冒點風險又算得了什么呢?

    “對了,芷祺,我一直想要送你一件東西。但是宮中的東西,太過俗氣,又怎么能配得上你,所以我也一直沒有送過你什么東西。不過這次不同,少年侯送了我一件東西,我覺得配你最合適了。”

    李亨突然想到了什么,右手探入右手袖中,輕輕一抽,手中立即多了一樣東西。那是一根古樸、典雅的白玉鳳簪。

    這是簪子和宮中的簪子都不相同,簡潔簡約,但絕不簡單,整個簪子多處縷空,用白色雕成了一只玉鳳的形狀,看起來非常的漂亮。

    “啊!好漂亮的玉簪!”

    畢竟是女子,看到李亨手中的白玉鳳簪,女子眼睛一亮,也忍不住低呼了一聲。哪個女孩子不喜歡首飾,何況還是如此古色古香,精致而不庸俗的東西?

    “不行,殿下,這件東西一定非常名貴,我不能要。若是我用了,別人一定因此而對殿下猜疑,惹來非議。”

    但是很快,女子就低下螓首,堅決的搖了搖頭。

    五皇子李亨在宮中并不得勢,雖然衣食無憂,但是用度卻并不多。而且,圣皇對諸宮皇子也管的極嚴。

    嚴禁各宮皇子奢侈浪費,跟人斗富。

    所以哪怕李亨是皇子,也買不起這種名貴,價值連城的白玉鳳簪。若是她突然戴上這種東西,必然會引來很多流言蜚語。

    “呵呵,芷祺,這個你就放心吧。我和那少年侯本來就是朋友,朋友之間互贈禮物,本來就不是多大的事。而且,以后攢些俸祿,攢夠了錢,我就會把錢給他的,就當是我向他買唄。”

    李亨笑道。

    絕色女子眼中閃過一絲異色,猶豫了一下,終于不再堅持。

    “來,芷祺,我來替你戴上。”

    李亨看著眼前的佳人,眼神越發的溫柔了。世家雖大,但他的眼中卻只能看見她,再也剩不下其他人。

    “芷祺,你真美!”

    看著眼前插著白玉簪子的美人,李亨忍不住贊嘆了一聲,而佳人則越發的嬌羞,在李亨的目光,螓首垂得更低了。

    真是美啊!

    那一剎那,李亨眼神朦朧,突然恍惚了一下,冥冥中,李亨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娘親,眼前的美人和記憶中的娘親何其相像啊!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