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新的線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

    大佛寺的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不過這件事情的影響卻還遠沒有結束,在王沖和顏文彰的推動下,又有大皇子在山巔上親開尊口,朝廷方面很快成立了一個慈義司,專門處理這些孤兒的事。

    而王沖為了這些孤兒,親自捐獻兩千萬兩黃金的事,也迅速傳遍了京師以及各州各府。

    異域王的慷慨陳詞以及善行義舉,在京師中廣受稱贊,街頭巷尾談論王沖的時候,也滿是欽佩。

    “混蛋!”

    而東宮之中,大皇子收到消息,一口牙都要咬斷了。整個大佛寺事件,全部都是他起的頭,所有的世家大族也是他邀請的,但是到了最后,收獲民心的卻是王沖。

    至于他這位修建了大佛寺的大皇子,反倒是沒有多少人在意了。

    “東西都計算出來了嗎?”

    東宮里一片寂靜,大皇子頭也沒回,突然開口道。

    “都計算出來了,按照賬簿上的記載,這一次收到的香油錢,總共有三千五百多萬兩,除了五十萬兩留在大佛寺,其他的通通被太史令帶走了!”

    大殿里,一名看起來非常精明的東宮幕僚手中拿著珠算,快速計算了一番后,低頭應道。

    聽到這個數字,大殿里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沉默不語,而大皇子的臉色更是黑的跟鍋底一樣。

    三千五百萬兩!

    這比王沖捐獻出的還要多的多,都快接近兩倍了,他才是這次事件中捐出最多,同時也是損失最大的。但是損失了這么多,所有的人氣聲望,卻全部被王沖一個人獨得了。

    那一剎那,大皇子對王沖簡直恨之入骨!

    “殿下何必氣惱,只不過區區三千五百萬兩黃金而已,殿下貴有天下,又何必在意區區一點小錢?”

    就在大殿內的氣氛一片窒息的時候,一個蒼老雄厚的聲音突然開口道。一剎那間,原本凝重的氣氛頓時舒緩了不少。

    在這種時候,遭受了這樣的失敗和羞辱之后,還能用這種口氣和大皇子說話的,也就只剩下一個鬼王了。

    就在距離大皇子不遠的地方,鬼王手中抓著一本書卷,一邊說著,一邊順手翻了一頁。整個說話的過程中,連頭都沒有抬上一下。

    “這個鬼王……,居然敢用這種語氣和殿下說話。”

    相距不遠的地方,祝童恩以及一群東宮的老臣看了一眼鬼王,眼中都流露出一絲復雜的神色。如果換了是他們,敢用這種態度和大皇子說話,恐怕早已是人頭落地,性命不保了。

    但不知是為什么,對于這個不知道是什么來歷的鬼王,大皇子卻極其的尊重,和對待一般的臣僚完全不同。

    “前輩,修建大佛寺可是你的意見,現在我們功虧一簣,甚至連觀禮的人群之中,哪些人是真心投靠我們的都無法辨別出來,前輩你還笑得出來。”

    大皇子沉聲道。

    每個人都能感覺的出來,大皇子這是在強忍著怒氣,但是不知道為什么,大皇子卻壓制住了,甚至在這個鬼王面前,還保持著極大的克制。

    聽到這句話,鬼王淡然一笑,終于放下了從不離手的書卷。

    “誰說這次我們就沒有辦法分辨出哪些人愿意投靠我們了?”

    鬼王淡淡道。

    一句話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紛紛扭頭望去,目光全部落在了這位鬼王身上。

    “現在,我大概知道你們口中的異域王到底是個怎么樣的人了。不得不說他的舉動確實讓我有些出乎預料,鼓動所有的世家大族前來參加大佛寺的落成典禮,又替他們出資捐助香油錢,然后又順手推舟,將這些錢以幫助孤兒的名義全部挪走,整個行動一環扣一環,思慮的非常周全。不過,這些終究也是小道而已。”

    鬼王一邊說著,一邊背負著雙手,從座椅上緩緩站起身來。

    “這……前輩的意思是?”

    眾人一臉錯愕,就連大皇子都皺起了眉頭,不明白鬼王為什么說王沖這是小道。

    “還不明白嗎?”

    鬼王輕笑,舉手投足間自有一股睥睨的味道:

    “這一次行動,不管那個異域王做何反應,也不管他試圖做些什么,我們的目的都已經達到,大佛寺事件殿下已經清楚的向京師所有的世家大族表明了招賢納士的意圖,雖然被異域王這么一摻和,效果確實差了不少,但是只要是想要投靠殿下的,自然會來投靠殿下,有沒有大佛寺都是一樣。”

    “啊?!”

    聽到這番話,大皇子大為意外,一下子怔住了,鬼王這番話,卻是他之前根本沒有想過的:

    “前輩,你的意思,我們并沒有失敗?”

    “哼,怎么可能。”

    鬼王衣袖輕拂,淡淡道:

    “現在夜色已深,以老夫的判斷,這幾天他們也應該有所行動了!”

    “報!”

    說時遲那時快,似乎回應著鬼王的心聲,只不過眨眼的時間,就看到一名東宮的金吾衛手持長戟,急匆匆的走了進來:

    “啟稟殿下,剛剛收到一封信,請殿下過目!”

    那名金吾衛說著,跪伏在地,雙手一伸,低著頭很快將手中的一封信箋高高托起,遞了過去。而另一側,早有一名東宮的幕僚急步上前,將那封信呈遞到了大皇子手中。

    拿過信,看了一眼那個家族的印戳,大皇子神色微愕,隨即迅速拆開了手中的信封,只是看了一眼,大皇子神色微變,抬頭看了一眼對面的鬼王,微張著嘴巴,整個人都呆住了。

    很顯然,鬼王猜對了,只是就連大皇子都沒有料到,這些世家大族的反應會如此之快。

    “一切才剛剛開始,既然已經答應了幫助殿下,那么接下來殿下就只需要準備靜待佳音!”

    鬼王淡淡道。那一刻的鬼王衣袍無風自動,氣息霸氣無比。

    沒有人知道對于鬼王來說大佛寺只是一個小小的試探而已,如果那位年輕人沒有絲毫的動作,那足以證明他根本不值得自己親自動手。

    很顯然,他已經通過了自己的第一關測試,那么接下來,就讓他親自出手,來對付這個大唐新一代的戰神吧,這一場大戲才剛剛開始!

    ……

    且不提朝堂以及東宮那邊的動靜,從大佛寺歸來,將后續幫助孤兒的事情交給朝廷來主持,王沖很快回到了異域王府,一切也再度恢復了寧靜。

    “無論如何,一定要想辦法探查到高公公和圣上的情況!”

    異域王府的大殿中,王沖在桌旁昂然佇立,而右手兩根手指,則在桌面上有節奏的叩動著。

    大佛寺的事件讓王沖確定了心中的很多猜測,也因為如此,更讓王沖越發迫切的想要知道高公公的安危。然而整個皇宮上空就好像籠罩著一層黑霧一般,讓人完全無法窺探里面的情況。

    偌大一座京師,從目前收到的所有消息來看,發生在高公公身上的事情實在是太不尋常了。

    “看來,必要的時候,恐怕還得我親自去一趟皇宮了!”

    王沖心中暗暗道。

    大臣進入皇宮有很多的禁制,很多地方都是禁地,真正想要查探高公公的線索,恐怕還得晚上才行。而按照大唐的律例,這可是大忌,不過對于王沖來說,這種時候已經顧不得這么多了。

    時間緩緩過去,而就在高公公的行蹤成謎的時候,幾天之后,整件事情卻發現了意料之外的轉折。

    集合楊釗,李靜忠,趙風塵以及邊令誠四人之力,眾人終于在皇宮之中查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什么?!你說宮中曾經出現過打斗,而且還死了人?”

    異域王府的大殿中,王沖從寶座上霍的站起,看著殿下那兩名派來送信的錦衣太監,神色震動無比。

    “回稟王爺,確實如此。我們也是詢問了太監和宮女,最后在城西找到專門替皇宮清理廢料雜物,運送潲水的獨臂吳那里才問出了一些消息。在獨臂吳那里,我們發現了許多宮中帶血的繃帶,而從面料來看,都不是尋常的宮女太監能用的,這在宮中絕對不同尋常。”

    “而順著這條線索,我們最后找到了宮中的幾名宮女和太監,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只說是大概半個多月前,他們奉命進入宮中的太武殿,收拾一些雜物,這些帶血的繃帶就是里面的。按照他們所說,當時地上應該還有不少的血跡,至于具體的他們就不知道了。”

    “而且我們調查的時候,發現當時進去收拾東西的幾名宮女和太監,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后來一名宮女,因為臨時抽調到了后宮慧娘娘那里服侍,而僥幸逃過了一劫。”

    殿下,其中一名錦衣太監低著頭,躬身道。

    “不止如此,根據這個消息,一路追查線索,我們又另外追查到了一些消息,同樣是在半個多月前,宮中曾經悄悄運送過一批尸體出去,按照當時那些人的說法,這些人五指如鉤,皮膚白皙,比羊脂白玉還要雪白,明顯是修煉過某些特殊的功法。而且他們的皮膚堅韌,如同鋼鐵一般,在搬運的過程中,給城門口的幾名禁軍留下了極深的印象。因為他們當時檢查過,但是被人擺手拍開,還嚴重警告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