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臨危指點!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自從正氣盟成立,邪道一派沒了邪帝的鎮壓,根本沒有辦法和正氣盟對抗,到現在也就只剩下一個五祖盟而已。宋悠然身份特殊,為了抓她,眾人花了大量的心血,足足布局等了她五天五夜,才等到了這個時機,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逃了。

    “宋悠然,要不是怕傷了你,缺胳膊斷腿的,你早就死在我們劍下了。乖乖束手就擒,不要自討苦吃,反正到了最后,你還是會落入我們手里。”

    “放肆!”

    宋悠然盯著那名為首的青年,滿臉的怒容:

    “魏長亭,你真是我們正派弟子中的敗類,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出賣自己的師父、師叔,拜入邪道門下,這些邪道弟子奸淫擄掠,無惡不作,你和他們一丘之貉,落入你們手中生不如死,我宋悠然死也絕不會讓你們如愿!”

    少女手持長劍,擋在身前,神情悲憤無比。

    宋悠然一番話,說的那名叫做魏長亭的男子面紅耳赤。

    “宋悠然,我也是看在以往我們認識的份上才三番五次留情,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如此,也怪不得我們了,一起上!只要留她半口氣,其他的不必在意!”

    魏長亭聲音一落,長劍一抖,首先向著宋悠然沖去。

    鏘!

    魏長亭的攻擊狠辣無比,第一招又快又狠,直奔少女的左胸而去。

    唳!

    在魏長亭出招的時候,四周圍黑氣滾滾,那黑氣化作一頭頭鬼魅,凄厲嚎叫,那聲音傳入耳中,令人心神恍惚,極度煩躁。

    攝魂功!

    王沖呆在石陣內,瞥了一眼,一眼認了出來。當初在靈脈山上的時候,師父邪帝老人雖然很少跟他講起宗派界中的事情,但不知道是怕他有一天遇到宗派中人,還是怕他在那些人手中吃虧,在教授王沖武功的時候,總會有意無意講述一些宗派界的武學,所以王沖一眼就認了出來。

    攝魂功最大的特點就是可以奪人心魄,擾亂人的心神,同時干擾對方的罡氣運行,在宗派界中極其有名。無數的宗派弟子提到這門功法都是談虎色變,極其忌憚。不過師父邪帝老人就不太瞧得起它。

    邪帝一脈的傳人,從來都不屑使用這種三腳貓的功夫,戰斗的時候向來都是強行奪取對方的功力。

    就在王沖思忖的時候雙方已經激烈的交戰在一起,嗤,只聽一聲裂帛的聲音那名白衣少女身上立即多了一道血口子。一道、兩道、三道……,白衣少女渾身香汗淋漓,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嘿嘿,臭女人真是潑辣,待會落入我們手里,先讓你好好爽爽,到時候再交給老祖,看你到時候還有多固執!”

    魏長亭身旁,一名邪道弟子獰笑道。他的體內罡氣一炸,居然直奔那少女的下體而去。

    “混蛋!”

    少女又驚又氣,整個人越發的慌亂了。

    眼看著體力不支,加上心神慌亂,就要落入這五名邪道弟子的手中,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俊朗的聲音突然從耳邊傳來。

    “真氣逆施,氣鎖陽關,宮闕!”

    “踏坎位,攻膻中、紫府!”

    那聲音突如其來,帶著一股令人信服的力量,令人不自覺的產生一種親切、依賴的感覺,仿佛想起了宗派中,師兄們教導武功時的場景。

    在這種快要精疲力竭的時候,就像是一道甘霖注入,宋悠然幾乎是本能的跟著那聲音做出了反應。

    踏坎位,身體斜指,一招乳鳥朝林,攻向右側那名邪道弟子的膻中穴。

    嗤,只聽一聲利刃刺入血肉的聲音,那名邪道弟子本能的調集邪道罡氣想要震開宋悠然的長劍。

    但是正氣盟的功法本來就有一定的破罡效果,還沒等到那名邪道弟子徹底的將招式展開,這一劍就已經刺入他的膻中穴,劍尖血淋淋的從后背刺透過來。

    “怎么會有這種事情……”

    那名邪道弟子,雙手握著胸前的長劍,膝蓋一軟砰的一聲倒在地上,直到死他都不敢相信,在有五人的情況下,自己居然還會被一個油盡燈枯的正道弟子了結性命。

    一劍了結一名邪道弟子,別說是其他人,就連宋悠然自己都嚇了一跳。

    “什么人!給我出來!”

    變生肘腋,魏長亭等人長劍一抽,齊齊后撤,目光警惕的看著周圍。

    然而風聲呼嘯,四周圍什么都沒有。

    轟!

    魏長亭劍眉一擰,眼眸深處陡然閃過一絲凄厲的寒光,隨即想也不想一股股罡氣頓時暴射而出,有如劍雨一般,向著四面八方爆射而去。

    叮叮叮,宋悠然臉色煞白,長劍連舞。一股股銀白的仿佛冰雪般的罡氣從她的長劍上透出,將那些襲來的邪道罡氣擊散,但是魏長亭的目光根本不在他身上。他的目光迅速掃過四周,但是四周靜悄悄的,并沒有任何人影出現。

    “不可能的!這里已經接近山嶺,根本沒有什么可以遮掩的地方。如果有人,我不可能看不到,但是……”

    魏長亭神色驚疑,他在宗派界中馳騁這么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

    “魏少,我去山那邊看看,有可能他躲在那里!”

    其中一名邪道弟子道。

    “不用!”

    魏長亭微一思忖,立即搖了搖頭:

    “用不著那么麻煩,我有辦法讓他自己現出身來!”

    聲音一落,魏長亭的目光很快集中到身前的宋悠然身上。

    “宋悠然!這可是你自找的!就算你們正氣盟的人趕到,今天也救不了你!”

    聲音未落,魏長亭整個人氣息驟變,光芒一閃,一股濃郁的黑氣突然從他體內爆發而出,魏長亭整張臉龐立即隱藏在滾滾的黑氣中。

    唳,天地之間萬鬼咆哮,那黑氣在他身后變化出一個個鬼卒、鬼將,而魏長亭整個人,宛如化身成了一頭妖邪一般,整個人的氣息變得危險凌厲無比。

    “妖鬼大法!”

    見到這一幕宋悠然臉色劇變,這門妖鬼大法在宗派界中赫赫有名,乃是極其殘忍的邪功,修煉的時候,需要去死人堆、亂葬崗,汲取人死后的陰氣、煞氣、死氣,而且還需要七七四十九名武者的活血,才能修煉成功。一旦施展,威力巨大。

    “宋悠然,看還有誰救得了你!”

    魏長亭整個人都籠罩在黑氣中,似人非人,似鬼非鬼,似妖非妖,他的五指一張,就在一陣凄厲的銳嘯聲中,一只巨大的妖爪立即朝著宋悠然抓了過去。五爪一抓,陰氣繚繞,幻化成無數的骷髏鬼頭,向著宋悠然撲去。

    “不好!”

    看到這一幕,宋悠然陡的變了臉色,妖鬼大法一旦施展,速度力量和各方面的能力都會大幅度的增加,以她現在的情況,哪里能夠抵擋的了。

    “踏乾位,走離位!”

    “玄日封天!”

    “雪柳飛絮!”

    “皓日東升!”

    就在這個時候,那道熟悉的聲音再次在宋悠然耳邊響起,生死關頭,幾乎是本能,宋悠然按照那個聲音所說的強提罡氣,踏乾位,以毫厘之差躲過魏長亭妖爪的鋒芒,切入兩指之間的縫隙。然后再由乾位,走離位,閃電般避過了魏長亭的變招。

    “玄日封天!”

    宋悠然嬌叱一聲,手中長劍飛刺,只聽一聲裂帛的聲音,魏長亭那一身渾厚的邪氣居然如薄紙般裂開。

    “刺他的罡氣破綻之處!”

    宋悠然一驚,頓時大喜過望。魏長亭雖然實力強大,但是自己分明恰好刺中了他罡氣最薄弱的地方。

    這就像是兩股水流匯合在一起,沿著水流和水流匯合的間隙,就會異常的容易,事半而功倍。

    嗤!

    魏長亭還沒反應過來,左手臂上立即中了一劍,驚得魏長亭連連后退,一臉見鬼的神色。

    “多謝前輩!”

    宋悠然頓時精神大振,心念一動,立即施展出了第二招,雪柳飛絮,一股凌厲的劍氣凝如實質,鋒利無匹,緊跟著朝著魏長亭腋下、左腹,以及丹田而去。

    嗤,劍氣飛射,一縷手指粗細的血洞立即穿過了魏長亭的左肩。

    ——魏長亭擋住了其中兩道劍氣,卻沒能避過宋悠然快逾雷火的第三劍。

    “魏少!”

    看到這一幕,周圍幾名邪道弟子心神大震,快如鬼魅一般,從各個方向向著宋悠然攻去。

    “抽刀斷水!”

    “虎嘯龍吟!”

    那個俊朗的聲音不失時機,再次傳來。

    嗤!一道寒光閃過,三名邪道弟子驚叫連連,忙不迭的朝著后方退去。其中一名甚至直接就被宋悠然劃開了衣服,在身上留下深深的痕跡,差一點就被開腸破肚了。

    這一下所有人看著宋悠然有如見鬼了一般,根本不敢輕舉妄動。就連魏長亭眼中都露出了忌憚的神色,他原本以為自己實力高,又有妖鬼大法,可以很輕快的拿下宋悠然,但是現在看起來,即便他的功力高人一等,也難以擒下宋悠然。

    “不知哪位前輩在此,晚輩玄陰宗魏長亭,師尊玄陰老祖。這是我們玄陰宗和正氣盟的事情希望前輩不要插手!”

    魏長亭衣袍一撩,突然一反常態,對著宋悠然身后的方向揖手一禮,神態恭恭敬敬。

    他心中現在也陣陣發毛,就這么一個山嶺,四周圍一覽無余,但他卻找不到對方所在的位置,更讓他心驚的是,對方還沒有露面,僅僅出言指點,就能夠幫助宋悠然擊敗自己,如果惹怒了對方,對方要殺自己,豈不是就是和殺雞一樣。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