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宗派追殺!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三百三十八章

    “弟子明白,就按師父說的做吧。”

    王沖道,倒并沒有什么意義。

    這一塊,他之前根本就沒來過,自然也不熟悉。反倒是師父和烏傷村長,來過好幾遍,對這里非常了解。現在這里魚龍混雜,貿然出去反倒不好。

    “嗯。”

    邪帝老人點了點頭,又扭頭望向一旁的烏傷村長:

    “村長,沖兒這孩子體內的傷勢還沒好。幾乎每十個時辰就會發作一次,一會兒你就待在陣中照顧他。等他發作的時候,替他疏解體內紊亂的罡氣。”

    烏傷村長沒有說話,只是微微頷首。

    邪帝老人這才舒了口氣,他和陣圖老人獨自前行有許多原因,其中最關鍵的還是放不下這個最后收的關門弟子。王沖身上的傷勢雖然已經穩定多了,甚至只要戰斗時間不超過半個時辰,都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但是大陰陽天地造化功的“走火入魔”原不是那么簡單的事,即便王沖加倍小心,不妄動罡氣,依然每隔十個時辰會發作一次,發作的時候刀割一般。如果遇到強勁,這個時候就更是要命。

    這也是邪帝老人讓烏傷村長留下照顧他的原因。

    嗖!嗖!

    也就是片刻的時候,邪帝老人和陣圖老人一前一后,兩人大袖飄飄,如同飛鳥一般,很快離開山頂的大陣,向著遠處而去,消失在了漠漠的天地之中。而王沖只是看了一眼,便將一塊石片插入地面。

    轟隆隆,地動山搖,四周圍的石陣再次移動起來,很快將王沖等人的身形隱沒其中,如同泡沫般消失不見。

    “呼!”

    將自己的身形隱沒在石陣之中,王沖很快盤膝坐下,調息吐納起來。那些雜亂的異種罡氣,在他的體內按照某種規律緩緩流動,然后慢慢的通過周身穴道,排出體外。

    ——對于王沖來說,將“大陰陽天地造化功”的傷勢壓制住,梳理身體內的近千種罡氣,才是當務之急!

    時間慢慢過去,石陣內一片寂靜,王沖一個人盤膝修煉,而烏傷村長就坐在旁邊替他護法。大約兩個多時辰后——

    “差不多了!”

    烏傷村長抬頭望了一眼天空,心中暗暗道。幾乎是同時,烏傷村長的耳中立即聽到悶哼一聲。

    低下頭來,只見原本盤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的王沖臉上漸漸現出一絲痛苦的神色。他的臉色微微變得蒼白,一顆顆細小的冷汗慢慢從他的額頭滲出。

    “嗤!”

    也就是這個時候,一聲細微的輕響傳來,只見王沖裸露的脖頸部分一條青筋突然暴起,如同蚯蚓一般抽動扭曲著,給人的感覺就像某種活物一樣。這條粗大經脈向著其他地方蔓延,看起來十分詭異。

    “發作了!”

    烏傷村長心知肚明,這是由王沖體內走火入魔的罡氣引起的。每過一個特定的時間,王沖壓制的那些異種罡氣就會在一個地方匯聚起來,發作一次。而且發作的時候極其痛苦,王沖這個時候基本沒有多少反抗能力。

    “砰!”

    烏傷村長心念一動,一只枯瘦的手掌從寬大的袖袍中伸出,砰的一聲按在王沖的后背,同一時間一股浩大的罡氣醇和、厚重,滾滾蕩蕩,有如江河一般迅速涌入王沖體內。這股龐大的力量按照某種特定的路線,以摧枯拉朽之勢迅速幫助王沖撫平走火入魔的罡氣。

    “呼!”

    王沖的臉色越來越白,呼吸也越來越粗重,很顯然,這一次罡氣發作已經到了緊要關頭。烏傷村長微微皺了皺眉頭,索性加大了罡氣輸出,一絲絲白色的真氣也漸漸從他的頭上慢慢的蒸騰而出。

    時間慢慢過去,烏傷村長臉上也慢慢滲出了汗水,大陰陽天地造化功號稱天下十大奇功之一,發作起來極其兇猛,即便是烏傷村長也要消耗不少的功力。

    大約一刻鐘之后,王沖的呼吸漸漸平息下來,烏傷村長深深的松了一口氣,緩緩收回了手掌。剛剛那一會兒,他已經幫王沖度過了最兇險的部分,接下來,王沖自己就可以解決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石陣內終于又恢復了正常,不知過了多久——

    “老村長,多謝了!”

    王沖緩緩睜開眼來,開口道。

    烏傷村長只是微微一笑,搖了搖頭:

    “你能熬過來就好,這門功法太過兇險,你還是要盡量避免和人動手。另外還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說……”

    烏傷村長說著,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天色,眼中閃過一抹憂慮:

    “事情有點不對,你師父和陣圖老人臨出發之前和我說過,一來一回最多兩三個時辰就能解決,但是你師父他們已經遲了兩個時辰了。你師父向來守時,如果不是出現意外,是絕不可能出現這種情況的。所以我準備過去查看一下!”

    “我和你一起去,這樣也有個照應!”

    王沖聞言,立即站起身。王沖也感覺有些不對勁,師父向來守時,沒道理現在還不回來。

    “不用了。”

    烏傷村長搖了搖頭:

    “你現在傷勢未愈,而且大陰陽天地造化功剛剛發作,根本不宜和人大動干戈,而且我一個人獨來獨往,真要出現什么情況也可以隨機應變。”

    烏傷村長擺了擺手道。還有一句話他沒有說出來,他和邪帝老人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那些神秘莫測,無處不在的黑衣人,王沖多在外面活動一分鐘,就多一分被發現的危險。反倒是陣圖老人設下的陣法,可以蒙蔽人的氣息,而且這里還有足夠的食物和水,待在這里反倒比跟他在外面到處活動安全得多。

    “這……”

    王沖猶豫片刻,終于點了點頭:

    “那就按照前輩說的辦吧。”

    王沖也心知肚明他現在的情況,確實不宜外出和人發生沖突。

    “你在這里稍等片刻,我找到你師父,很快就回來!”

    烏傷村長交代一番后,立即打開石陣,飛快的縱下山峰。

    既來之則安之,王沖思忖片刻,索性盤膝坐下,默默修煉,盡快的恢復實力。

    天色漸暗,烏傷村長和師父那邊遲遲不見動靜,王沖心中也漸漸有些不安:

    “也不知他們去了哪里,到現在都沒有消息,只可惜我對這一塊不熟……”

    “叱!”

    就在王沖心中越發擔憂,準備外出查看的時候,突然一聲女子的嬌叱聲從遠處傳來。王沖心中一動,朝著那里看去,只見一名十八九歲的少女白衣如雪,一手執劍,頭發披散,朝著山頂的方向而來。而在她身后,幾名面色陰鷙的男子緊追不舍。

    “宋悠然,你跑不了!”

    幾人臉色陰狠,速度有如行云流水,奇快無比。王沖也是當今天下頂尖的高手,一身武學極其駁雜,眼光見識自然極高,像這種輕功絕學,軍伍之中一樣也有,但是精妙之處和這些人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

    而且不知道為什么,這些人出手的時候陰氣森森,給人一種路數不正的感覺。

    “邪道中人!”

    王沖腦海中電光一閃,立即明白過來。

    “你們幾個往左,你們幾個往右,展開陣法,無論如何不能讓這小賤人逃回去!”

    看著那貌美的白衣少女朝著山上逃去,后方,一名看起來地位頗高的青年目光一冷,舉手抬足間迅速做出變化,將五人散布開來,化作一張無形大網,朝著少女撲去。

    叮叮當當!

    只不過片刻的時間,那少女便被追上,五名邪道弟子配合默契,迅速截斷了她的退路,一路朝著山頂逼去。

    而白衣少女左右格擋,將手中的三尺長劍施展到了極致,每每在間不容發之際,擋下了對方的聯手攻擊。不過即便如此也是險象環生,被五人逼得香汗淋淋,連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照這樣下去,落敗也是遲早的事。

    “魏長亭,你不得好死!你們玄陰宗為了一張藏寶圖,殺了我們四名師兄弟,難道就不怕我們正氣盟報復嗎!”

    “哼,別人怕你們正氣盟,我們可不怕,有什么事,就和五位老祖說吧!宋悠然,老祖要的人還從來沒人逃得了,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

    魏長亭淡淡道。

    自從正氣盟成立,邪道一派沒了邪帝的鎮壓,根本沒有辦法和正氣盟對抗,到現在也就只剩下一個五祖盟而已。宋悠然身份特殊,為了抓她,眾人花了大量的心血,足足布局等了她五天五夜,才等到了這個時機,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她逃了。

    “宋悠然,要不是怕傷了你,缺胳膊斷腿的,你早就死在我們劍下了。乖乖束手就擒,不要自討苦吃,反正到了最后,你還是會落入我們手里。”

    “放肆!”

    宋悠然盯著那名為首的青年,滿臉的怒容:

    “魏長亭,你真是我們正派弟子中的敗類,為了獲得強大的力量,出賣自己的師父、師叔,拜入邪道門下,這些邪道弟子奸淫擄掠,無惡不作,你和他們一丘之貉,落入你們手中生不如死,我宋悠然死也絕不會讓你們如愿!”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