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大唐的希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哥舒將軍!”

    王沖衣袖一拂,微微加快了腳步,神色從容的走了過去。

    磧西和隴西兩位帝國最著名的大將,終于相見了。

    王沖曾經無數次聽說過北斗大將的名字,也曾想過自己和哥舒翰第一次見面的情形,但他唯獨沒有想過,會是在眼前這種情況。

    “王大人坐吧,我已經等你幾天了!”

    看到王沖,哥舒翰嘴角露出一絲灑脫的笑容,伸出一根手指,哥舒翰指了指身旁的位置,很快,就有一名北斗士兵,搬過一張小凳,放在小方桌的旁邊。

    王沖沉默片刻,沒有猶豫,徑直走了過去,在哥舒翰的對面坐了下來。

    “多謝大人!”

    王沖不卑不亢,神情灑脫而自然,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兩人之間并沒有一般人會有的生疏和隔閡。反而給人一種故人相見的感覺。

    “王大人,所有的一切我都已經知道了,這一次我是來替你踐行的!”

    哥舒翰望著眼前的少年,開門見山道。他很少對一般人使用尊稱,更何況王沖的年齡還比他小上很多,兩人之間以前還有過矛盾和沖突,但是這一次哥舒翰是真心實意,發自內心深處的說出這句話。

    “大人”兩個字足以證明王沖在哥舒翰心中的地位。

    “大人嚴重了!”

    王沖平靜道。

    “哥舒很少給人敬酒,但王大人,我敬你!”

    哥舒翰說著端起了桌上的酒杯,對著王沖一臉敬佩道。

    王沖沉默片刻,端起桌上的酒杯和哥舒翰碰了一下,一飲而盡。

    “將軍在西方的功績,天下人有目共睹,不管這一次遠征的結果如何,將軍都已經打出了大唐的威風,也打出了天下人的威嚴。王將軍,你做到了哥舒翰一生想做,卻沒有做到的事情,第二杯我再敬你。”

    哥舒翰再次給王沖和自己斟滿酒,舉起酒杯道。

    官道上的這一幕如果傳出去,必然會讓天下人震動不已。

    兩位大唐的帝國大將,一位是軍中名宿,而另一位則是軍中新崛起的將星。他們本身的相會就足以讓天下人震動了,更何況,身為天下赫赫有名的資深軍方元老,哥舒翰居然還給王沖親自斟酒,這足以讓天下許多猜測王沖和哥舒翰不和的人,為之震動。

    鏘!

    兩只白瓷酒杯輕輕在空中碰了一下,王沖和哥舒翰再次將杯中的酒一飲而盡。

    “大人謬贊了!”

    王沖喝完第二杯酒,將酒杯放下,這才開口道:

    “王沖從不認為自己有什么功績,作為軍人,我只是做了自己該做的事情,而且這也不是王沖一人的功勞,而是整個大唐的功勞。說起來,王沖還要感謝大將軍借調的三千神武軍,如果不是大將軍和其他諸位大人的幫助,王沖也很難贏得這場戰爭的勝利。”

    王沖平靜道。他的身軀筆挺,眼中沒有絲毫的居功自傲,只有無盡的從容和平靜。

    哥舒翰看著王沖的眼睛,看著那如秋水般平靜的眼眸,哥舒翰終于忍不住長長嘆息一聲:

    “王將軍,哥舒翰錯了,以往我誤會你了,大唐有你,真是天下人之幸,這一杯我自罰!”

    拿起桌上的酒杯,哥舒翰很快一飲而盡,神色復雜不已。

    對于王沖,哥舒翰一開始的態度并不是這樣的。節度使事件,哥舒翰甚至聯合其他眾將聯名,請求圣皇處死王沖,包括王沖在烏傷建立封地,哥舒翰也是對他充滿了敵意。但是哥舒翰不得不承認,這一次自己恐怕妄作小人了。在眼前這個少年身上,確實有著某種力量,足以改變整個大唐的天下。

    ——他絕非自己想象的那種頑固不化的紈绔子弟。

    “可惜了,王鯤鵬,如果你早生十幾年,我們或許不會有之前的誤會。甚至我們一起聯手攻克烏斯藏,改變整個大唐的天下,都不是不可能。”

    哥舒翰道,心中感慨不已。“疾風知勁草,烈火見真金”,很多時候,必須要經過許多的磨練,才能看清楚一個人真正的品質。

    “但我們……還是輸了。”

    王沖道,聲音一落,四周圍頓時一片寂靜。

    王沖雖然只說了簡簡單單一句話,但只要知道王沖遭遇的人,就沒有人不明白其中的意味。這一剎那,就連周圍的北斗軍戰士都黯然不已。無數的苦戰,無數的性命,一次次生死之間的堅持,最后卻在成功的時候化為烏有。只要是戰場上出生入死的戰士,就沒有不為王沖的遭遇所觸動的。

    甚至就連哥舒翰眼中都黯然了不少。

    “王將軍不必自責,是非曲折,天下人自有公論,這一戰無論最后的結果是什么,天下人都會明白將軍已經盡力了。”

    哥舒翰一臉正色道。

    簡簡單單的一番話,說出來卻有非凡的重量,以哥舒翰的身份,這無疑也代表著天下人對王沖的認可。

    “多謝將軍,王沖一人的得失無關緊要,有將軍這一席話,怛羅斯那些戰死的戰士就不算是白白犧牲了,我替他們謝過大人!”

    王沖心中發出一道無聲的喟嘆,提起桌上的酒壺,給自己斟滿了一杯,對著哥舒翰一禮,然后一飲而盡。

    “呼羅珊的事,其實已經不是將軍一個人的事情了,而是整個大唐和所有將士的事。將軍或許還不知道,現在的大唐已經危機四伏,不止是呼羅珊,隴西、北庭、幽州這些地方,恐怕很快也要步呼羅珊的后塵了。”

    哥舒翰嘆息道。

    “嗡!”

    聽到哥舒翰的話,王沖心中猛地震動了一下,霍的抬頭,望向對面:

    “大將軍,這是什么意思?”

    “王將軍,你還不知道,從昨天開始,朝廷就已經派出監軍到達北斗城,下到百人長,上到軍伍中的將軍,幾乎軍中每個階層都有朝廷的監軍。任何命令,就算是我吩咐的,都需要經過層層的監軍監督才能傳達到普通的士兵。我已經得到消息,必須將北斗城現有的軍隊裁撤五成以上,即便我據理力爭,也必須在兩月之內,裁撤三成以上的兵力!”

    哥舒翰苦笑道。

    “什么!”

    聽到這句話,王沖眼中終于露出極度震撼的神色。

    北斗軍從來不以數量取勝,兵貴精而不貴多,在這一點上,哥舒翰比任何人都要貫徹的徹底。整個隴西地界那么多的百姓,如此龐大的區域,哥舒翰總共也就召集了兩萬多人馬而已。以兩萬多人馬對抗整個烏斯藏帝國,而且數十年屹立不倒,在過去,這也是只有哥舒翰才做到的事情。

    北斗軍本來人數就不夠,如果再裁撤三成,如何應對數目龐大的烏斯藏鐵騎,這樣一來豈非自掘墳墓。

    “不止如此,我已經接到通知,朝廷和烏斯藏帝國已經達成一致,雙方簽定了和平協議,六部共同簽訂文書,嚴禁北斗城中所有將士擅自再發動針對烏斯藏的進攻。即便是受到攻擊,之后決定發動大規模的反擊,也必須得到朝廷以及軍中監軍的首肯!”

    哥舒翰接著道。這番話就像一個重磅*,在王沖心中驚起萬丈波瀾。他從沒有想過,以哥舒翰的身份居然也會卷入這場巨變之中。

    “王將軍,這天下已經變了。如果只是哥舒翰一人的事情,這事情微不足道,但是我恐怕這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從此以后,大唐就進入多事之秋了。”

    哥舒翰望著眼前的王沖,唏噓不已:

    “發生在呼羅珊和北斗城的事情絕非個例,東西突厥、高句麗、南詔……,恐怕朝廷已經和他們簽訂了類似的協議,現在已經不只是你我,整個大唐所有邊陲,從朝廷到邊方,所有的將士都人人自危。”

    “但我最擔心的還是大唐,從古至今,還從未聽說過一個王朝或者帝國,在沒有強大武力的情況下能夠獨善其身,大唐這是在自廢武功啊!”

    王沖望著哥舒翰,神情突然變得凝重無比。他從來不知道,在這短短時間內居然發生了如此多的事情。

    “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風暴!”

    哥舒翰一言,給整件事情定性:

    “王將軍,不管是我還是高仙芝,又或者是京師的王大人(王忠嗣),乃至于關入牢中的夫蒙靈察,共同創造大唐輝煌歷史的那批將領都要已經進入不惑之年,甚至很多人已經是五十知天命。現在整個大唐,所有的大將之中,只有你一人正值弱冠之年。我不知道這場風暴會持續多久,又或者影響多大,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支撐下來。我只希望,無論如何,無論發生任何的事情,你都一定不會氣餒。——因為你就是整個大唐的希望!”

    這一翻話,哥舒翰說得鄭重無比,更寄托著無比的希望。

    這個帝國就像一潭死水,已經很多年波瀾不驚了。帝國想要榮耀,想要將它的輝煌和文化傳承下去,甚至達到更高的輝煌,就需要有新的火焰。不是那種像自己一樣的普通帝國大將,而是能夠擁有強大的武力,強大的毅力,以及刀劍一樣的鋒芒,可以改變整個大唐,乃至天下的火焰。

    曾幾何時,哥舒翰以為根本不可能有這種“火焰”。因為這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一般人能達到他和高仙芝等帝國大將的水準,就已經是天縱之材,而要想超越他們,幾乎絕無可能。

    這種想法很多年沒有動搖過,……直到遇到了王沖!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