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傳承,氣之本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吁!”

    床榻上,邪帝老人盤膝而坐,一動不動,一縷縷濃烈的云氣從他的頭頂蒸騰而出。不知道過了多久,邪帝老人終于睜開眼來,長長吁了一口氣,而他原本蒼白的臉色,也逐漸變得紅潤起來。

    四面八方,高仙芝、王沖、程千里、王嚴等所有人都注視著邪帝老人,看到這一幕,紛紛松了一口氣。

    現在整個大軍,以邪帝老人的修為最高,也只有他有實力在正面一對一的戰場中,抵擋屈底波,如果邪帝老人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設想。

    “師父,怎么樣?”

    看到邪帝老人收功,王沖立即上前道,一臉擔憂。

    “已經沒事了!”

    邪帝老人搖了搖頭,一邊說著,一邊從床上走了下來。王沖仔細看著師父,只覺得他的氣息依舊微微有些紊亂,并不如最開始那么氣息平和,眼中頓時閃過一絲憂慮的神色。很顯然,師父的情況并不如他說的那么好。

    “高大人,程將軍,謝謝你們,師父已經沒事了,大家都下去休息吧。另外,我還有些事和師父聊下。”

    王沖此時回過頭來,望向廳內眾人道。

    “嗯,也好。這次大戰九死一生,如果不是李將軍,差一點點就被他們逆轉了。而且,大家的體力、罡氣都消耗了不少,都下去休息吧。”

    高仙芝回過神來,點了點頭,招呼了一聲身后眾人,一群人立即魚貫而出,朝外走去。

    很快,房間里就只剩下王沖、邪帝老人以及烏傷村長三人。

    邪帝老人雖然和烏傷村長認識不久,但是兩人一起參悟大道,也算是至交好友。

    “師父,這次這么嚴重嗎?”

    王沖一臉擔憂道。房間里沒了外人,王沖自然也就用不著避諱。

    邪帝老人沉默良久,終于點了點頭:

    “其實也不只是這次很嚴重,而是一直都如此。沒有丹田這個最大的氣穴,這種接近入微級別的激烈戰斗,我很難持續太久!”

    “難道就沒有任何辦法修復丹田嗎?”

    王沖心中沉重道。

    邪帝老人看了一眼烏傷村長,兩個人都搖了搖頭。

    “其實上次陪你師父在烏斯藏高原,擊退那些烏斯藏人之后,我和你師父就去查閱了大量的典籍。雖然烏傷村與世隔絕,但是有一處地方保存了大量的典籍,都是外面沒有的孤本。我和文符兄查遍了所有的典籍,也翻閱了一些其他的資料,但是并沒有找到任何相關的典籍。”

    “丹田是人體的氣之本源,丹田被破,從來沒有聽說過能修煉的。文符兄破而后立,重新達到巔峰,已經是相當驚人。,老朽癡活一大把年紀,這種事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也不敢相信居然真的有這種事情。”

    一個聲音從旁邊傳來,還沒等邪帝老人說話,烏傷村長突然開口道。

    王沖抬頭看了一眼,只見師父邪帝老人沉默不語,顯然是默認了。

    “怎么會這樣……”

    王沖喃喃自語。

    師父邪帝老人的修為和造詣,王沖再清楚不過了。放眼整個天下,包括宗門萬界,師父絕對是數一數二的頂尖存在,如果連他都說沒有辦法,恐怕就很難找到什么修補丹田的方法了。

    “沖兒,你也不必擔心,為師活一大把年紀,已經沒有什么遺憾了。為師現在擔心的,還是那個屈底波。”

    “這一次,為師雖然配合老村長將他打傷驚走,不過他畢竟比我們年輕許多,等到修復傷勢,必定又會卷土重來。我和老村長暫時抵擋他沒有問題,但是長時間來說,不管是我還是老村長,都很難抵擋得住他。”

    邪帝老人開口道。

    王沖沒有說話,眉宇間卻掠過一絲深深地陰霾。

    整個戰場,以烏傷村長和邪帝老人的實力最高,如果連他們都對付不了屈底波,恐怕很難有人能夠抵擋得住他。而且師父丹田被破,烏傷村長年事已高,達到了九十多歲的高齡,這一點是沒有辦法和屈底波相比的,也是王沖無法改變的一個事實。

    “師父,你先好好休息,至于屈底波,無論如何我都會想辦法擊敗他的。”

    聽到這句話,邪帝老人和烏傷村長互相看了一眼,兩人都笑了起來。

    “哈哈哈,這件事情我和你師父商量過了,還只能靠你。”

    烏傷村長捋著胡須,突然大笑道。

    “不錯,沖兒,這也是為師的想法。你的天賦和領悟力是為師生平僅見,能這么快達到圣武境,也足以證明這一點!”

    邪帝老人此時也微笑著。

    “!!!”

    王沖看著一臉微笑的師父和烏傷村長,頓時怔住了,根本不明白他們是什么意思。

    “可是師父,我雖然可以施展閻魔大陣,但其實帝國大將的級別都沒有達到,而屈底波是接近入微級別的高手。僅僅以我現在的修為,如何能是屈底波的對手。”

    王沖道。

    師父和烏傷村長這番話實在是太突然了,完全出乎他的預料。王沖并沒有和屈底波交過手,但是也明白此時兩人之間的差距實在太大太大了。

    “現在的你當然不行。”

    邪帝老人笑了,目光深邃而睿智:

    “所以師父接下來跟你說的每個字,你都要特別仔細聽。老村長,接下來讓我們師徒單獨待會吧。另外,還要耽誤你一會兒,麻煩你替我們護法。”

    “呵呵,文符兄,客氣了。”

    老村長應了一聲,很快大步走了出去。

    王沖怔了怔,看了一眼師父邪帝老人,突然間明白了什么,頓時沉默下來,不再多說。

    邪帝老人回首看著王沖,知道他已經明白過來,微笑著點了點頭。王沖悟性極高,而且觸類旁通,這也是他滿意的地方。

    “沖兒,你和小瑤是為師最后收的兩名弟子,也是僅有的兩名弟子。小瑤生性頑劣,這點就連為師都沒有辦法,所以真正可以傳承師父衣缽的,也就只有你。‘大陰陽天地造化功’為師已經傳給你了,接下來,為師會把最后這門‘萬千氣海術’傳給你,這也是為師千里迢迢趕到怛羅斯的另外一個重要目的。”

    邪帝老人道。

    王沖看著眼前的師父,眼中閃過一絲感激的神色。

    師父對自己是真正的傾囊相授,所有他會的,恨不得全部教給自己。在王沖的一生之中,除了家人,師父邪帝老人無疑是對自己最好的。在王沖心中,也早已把他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這些念頭從王沖的腦海中一閃而過,很快,王沖就冷靜了下來。

    “可是師父,您不是說過萬千氣海術和大陰陽天地造化功,甚至是和所有的功法,都互相沖突嗎?”

    王沖定了定神,沉聲道:

    “萬千氣海術,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而且重新修煉需要極其漫長的時間。現在怛羅斯的戰事還沒有完全平靜,徒兒根本沒有辦法在這個時候散功重修。”

    萬千氣海術以全身的穴道為丹田,這和中土神州所有已知的功法是互相沖突的,這使得其他武道的人想要修煉萬千氣海術根本不可能。

    “呵呵,此一時彼一時,如果是以前的話,當然不可能。但是為師教你的,并非僅僅只是萬千氣海術,而是更本源的氣之道。”

    邪帝老人微笑道。

    “氣之道?”

    王沖眉頭一挑,抬起頭來,第一次露出了意外的神色。這番話和他預想地完全不同。

    “任何武動都只是形式,只要明白了它涉及的規則和道理,就可以繞過所有的限制和拘束,一樣可以修煉。‘萬千氣海術’也是如此。”

    邪帝老人輕輕一捋胡須,微微一笑,說出一番迥然不同的武學道理來。

    王沖先是一怔,隨即若有所悟,沉思起來。

    “沖兒,接下來師父就把萬千氣海術的全部心法告訴你,你聽仔細了!氣氣相合,萬象相生……”

    時間緊迫,接下來邪帝老人將萬千氣海術的心法,一個字一個字的道了出來。師父傳功,王沖也不敢怠慢,立即屏氣凝神,仔細聆聽。萬千氣海術共有萬字之多,內容極其玄奧。

    “沖兒,記住了!”

    一個蒼老的聲音從耳邊傳來,下一刻,邪帝老人突然一掌拍出,拍在王沖的肩上。

    “現在我就告訴你,什么是真正的氣之道!”

    “轟!”

    下一秒,虛空轟鳴,還沒有等王沖反應過來,王沖的靈魂就被一股大力拉扯,跟著邪帝老人瞬間進入了一片玄妙的,從未經歷過的新世界。

    “沖兒,睜大眼睛,仔細看好了,這就是氣的真實面目。只要明白氣的本質,你就可以觸摸到入微的境界。”

    世人只知道帝國大將就是武道的巔峰,但是沒有多少人知道,在帝國大將之上還有一層更微妙的“入微境”。

    修為強如高仙芝、都烏思力等人,即使受到世人的敬仰,但一樣連“入微”兩個字都不知道。錯非是烏傷村長、邪帝老人這樣的存在,在武道上鉆研一生,根本不可能揣摩到這層境界。

    向王沖傳授萬千氣海術只是手段,將自己所領悟的那重深不可測的入微境,傳授給王沖,才是邪帝老人的真正目的。

    王沖現在也是福至心靈,摒棄了一切的雜念,全神感受著一切。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