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邪帝老人戰屈底波!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加更一】

    這一剎那,就連遠處的大欽若贊等人也不由為之側目,戰場的氣氛頓時變得緊張起來。雖然兩萬多大唐最頂尖的軍團依舊占據著主動,不停摧毀四周沖鋒而來的大食鐵騎,但是原本呈現出潰敗跡象的大食人,明顯重新穩住了陣腳。

    嗡!

    也就在這個時候,邪帝老人衣袍一震,突然之間從原地踏了出去。他的神色從容,沒有絲毫的波瀾,仿佛眼前不是激烈的戰場,而是某處值得閑庭信步的花園。

    邪帝老人的速度并不快,甚至準確來說很慢,但只是一眨眼,他就已經走出了鋼鐵防線,踏入了激烈的戰場之中。嗡,虛空中光芒一閃,空氣扭曲了一下,邪帝老人再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十幾丈開外,哪怕以王沖的修為,都沒有看清楚他是怎么消失的。

    “殺了他!”

    看到一身黑袍,沒有穿護甲的邪帝老人,兩名大食鐵騎以為找到機會,一個個目露兇光,人馬合一,立即從左右兩側,向著邪帝老人沖殺而來。

    然而下一刻,希聿聿,就在距離邪帝老人還有數尺的地方,兩匹高大健碩,充滿爆發力的大食鐵騎仿佛撞上了一層無形的屏障,陡的停了下來。不止如此,左右兩名大食鐵騎也仿佛被人施展了定身術一樣,瞬間定格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們的眼睛還能動,深邃的瞳孔中透出極度的恐懼,但是整個人的身軀就好像成了雕塑一樣,根本動彈不得。

    而邪帝老人則是腳下不停,仿佛沒有看到他們一般,徑直從兩人身邊擦身而過。一步,兩步……,邪帝老人都已經消失了,這兩名大食鐵騎還絲毫動彈不得。轟,不知道過了多久,只聽接連兩陣驚天動地的巨響,兩人的后背忽然爆射出無匹的勁氣,那勁氣不是無色透明的,而是殷紅的如同血一般。

    砰!砰!

    兩人重重倒下,驚起滾滾的煙塵,隨即身死當場。

    ——邪帝老人的萬千氣海術已經登峰造極,修煉到了常人難以揣摩的地步,這兩名大食鐵騎即便到死都不明白,根本沒有碰過他們的邪帝老人,到底是如何殺死他們的!

    轟!轟!轟!

    行走在修羅地獄一般的戰場上,周圍不斷有不明真相的大食鐵騎怒吼著沖鋒而來,但是每次還沒有等他們靠近,就聽到一陣陣驚天動地的爆炸聲,同時無數的大食鐵騎拋飛到十幾丈的高空,有些甚至飛起近百米之高,還沒有墜落下來,就已經是氣絕身亡。

    在邪帝老人這種恐怖的強者面前,這些所謂的大*銳,實在是太弱太弱了。邪帝老人甚至都不用碰觸他們,就可以將他們輕易抹殺。

    如此強大的實力,即便是對于遠處的大食和烏斯藏帝國大將來說,也足以為之動容。

    “這人到底什么來歷!就連屈底波都對他有些謹慎。”

    艾伊貝克沉聲道。

    他到現在都記得,屈底波第一次出手的時候,神擋殺神,佛擋*,僅靠他一個人,就幾乎壓制住了大唐/軍隊,沒有意外,大食當時就應該贏得勝利了,直到最后這個神秘的黑衣老者出現。

    屈底波這樣強大的存在,在對上這名黑衣老者的時候,居然久久沒有動手,以他的性格,這簡直不可思議。

    ——要知道,就連在艾布穆斯/林、艾伊貝克這些帝國大將面前,屈底波向來都沒什么好臉色,他的作風一貫極其強勢,想要讓他在震怒的情況下停手,幾乎不可能。毫無疑問,這個神秘的黑衣老者,顯然已經強大到了一定的程度。

    “不知道!現在的情況我們也只能相信屈底波,如果連他都戰勝不了那個人,恐怕我們也沒有絲毫的辦法。”

    艾布穆斯/林望著前方,頭也不回道。聲音未落,猛地一夾馬腹,駕,立即從黑色的戰旗下馳騁而出:

    “齊亞德、艾伊貝克、奧斯曼,屈底波剛剛的話你們都聽到了,無論如何,奪下那桿旗,或者干掉那個人!要想打破眼前的局面,必須毀掉唐人的那門陣法!”

    聲音未落,艾布穆斯/林一扯韁繩,立即消失在了茫茫的大軍之中。

    “是!”

    齊亞德深深吸了一口氣,神色頓時變得凝重無比,然后狠狠地望著對面那些大唐的頂尖軍隊。

    只要這些大唐的軍隊不是自身修為真正到了這種地步,而是憑借外部的法器,那么毀掉他們的依仗,這場戰爭依舊可以反敗為勝,徹底逆轉。

    “火樹歸藏、都松莽布支,準備一下,屈底波和艾布穆斯/林已經上場,這場戰爭恐怕需要用到我們的力量!”

    與此同時,距離不遠的另一處地方,大欽若贊青衣拂動,突然開口說道。

    他的目光深邃,眼中瞬息間閃過無數的念頭,大唐方面多了那兩名神秘老者之后,一切頓時變得截然不同,僅憑大食方面的實力,恐怕還很難在帝國大將這種級別的戰斗上占據優勢。作為盟友,擁有共同的敵人和目標,現在也該是烏斯藏發揮作用的時候了。

    “明白!”

    火樹歸藏右手一按腰間的長刀,同時往前走了兩步道。而同一時刻,馬蹄陣陣,都松莽布支也同樣策馬而出。戰場的氣氛正在變得越來越緊張!

    “王沖,千里,艾布穆斯/林交給我,其他人你們來對付!”

    同一時刻,戰場的另一端,高仙芝望著遠處策馬而出的艾布穆斯/林,眼中光芒一閃,突然開口道。

    虛空寂靜,兩人都默契的點了點頭。

    沒有任何的猶豫,高仙芝突然一夾馬腹,立即朝著前方馳騁而去。

    戰場上,兩萬多大唐最頂尖的軍隊統合在九龍血戰旗的周圍,摧枯拉朽般掃蕩著周圍的敵人。在戰場上,大唐依然占據著主動,但是就連同羅統帥處羅睺這樣的人物都注意到了戰場上的巨大變化。

    遠處,屈底波和邪帝老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氣氛也越來越緊張,十丈,六丈,五丈……

    就在相距還有兩丈多的時候,兩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齊齊停了下來,一個騎著高大的戰馬,有如謫落人間的神祗般,另一個則是寬袍大袖,雖然沒有屈底波那么耀眼,但是那偉岸的身影,就像這世界上最巍然挺拔的山巒一般,足以讓任何人望而卻步。

    兩人的瞳孔中都倒映著對方的身影,誰也沒有動。

    “嗡!”

    一股股強大的氣息有如山崩海嘯般,從兩人身上爆發出來。雖然兩個人沒有動手,但每個人都能感覺的到那種危險的氣息,四周圍所有的士兵早已不知不覺如同潮水般退開,在兩人周圍留下大片的空地。

    “殺!”

    不知道過了多久,伴隨著陣陣沖天的吶喊聲,一名名大食鐵騎突然揮舞著彎刀,從四面八方沖殺而至。

    “為了總督大人!”

    “干掉這個唐人!”

    四面八方,一陣陣大食語的叫囂聲響徹戰場。屈底波在軍中的威望極高,看到兩人相持不下,這些大食鐵騎幾乎是本能的感覺到了機會,想要憑借人數的優勢沖擊邪帝老人,為屈底波制造機會。

    看到這一幕,邪帝老人終于動了,然而也僅僅只是眉頭動一下,雙手依舊垂放在身體兩側,一動不動。轟,就在距離邪帝老人還有三尺處,剎那間,異變突起,邪帝老人體外空蕩蕩的虛空中,突然成千上萬的勁氣縱橫交錯,爆射而出。

    噗噗噗,這些精銳的大食鐵騎還沒有沖到邪帝老人身前,就已經被那一股股恐怖的勁氣洞穿,那些由大食頂級工匠制造的強大鎧甲,在那一縷縷勁氣面前,有如紙糊的一樣,瞬間坍塌、粉碎,被那凌厲的勁氣徹底洞穿。

    “嗡!”

    也就在這一剎那,虛空中突然閃過一絲凌厲至極的恐怖殺機,屈底波坐在戰馬“勝利者”上,五根手指一收,瞬間出手。

    “轟隆!”

    一道金色的劍氣浩浩蕩蕩,瞬息間拔地而起,一劍貫穿虛空。那一剎那,連天空都仿佛被這一劍剖成了兩半,現出一道長長的,鏡面般的剖痕,直到這個時候,虛空中才有雷霆般的巨響從中傳出。

    屈底波出劍,快到極致,也沉重浩大到了極致,這一劍若是落下,恐怕一座山峰,一座城堡都會被一裂而二,更不用說是一個人的血肉之軀。

    而幾乎就在屈底波出劍的剎那,邪帝老人終于出手,面對屈底波這劈荊斬岳的一擊,邪帝老人居然沒有使用任何的武器,僅僅探出那只血肉的手掌,一掌拍了出去。

    剎那間,異變突起,轟,就在無數人的目光中,虛空爆炸,氣浪千重。而只不過一個眨眼,邪帝老人體外突然出現了成千上萬的勁氣,這些勁氣長長短短,不一而足,但卻共同構成一個龐大的勁氣森林,將邪帝老人團團包圍在中央。仔細看去,邪帝老人周身,幾乎每一個穴竅毛孔都噴吐出了一道驚天的氣勁。

    嗡!

    邪帝老人神色肅穆,只是伸手一指,成百上千的沖天勁氣立即合而為一,化為一柄巨大的長劍,朝著屈底波以及他發出的那一道沖天劍氣狠狠撞去。

    “轟隆隆!”

    沒有人可以形容這一剎那的撞擊,兩種驚天絕學撞擊在一起,剎那間,煙塵滾滾,沖起百丈之高,將所有的一切都籠罩在其中。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