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一千零六章 交易!(一)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一千零六章

    想要對付西突厥人和烏斯藏人,削減他們的軍隊實力,現在確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但是巨猿殺人只是一時,最多兩三天,它還是會死,但是陳彬對于大軍的影響卻是持久性的。在他的指揮下,車弩部隊能夠擊殺的敵人數量,恐怕還要遠遠超過巨猿。

    “這……,也好!”

    程千里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都烏思力,如你所愿,我現在可以撤兵,但是你記住了,明天午時三刻,是我們交易的最后時間,把陳彬帶過來,完好無損,你還有最后的機會從我這里拿到陣法天象,等過了午時三刻,一切交易作廢,我絕不可能答應任何和陣法天象有關的交易。另外,如果那時候陳彬還沒有回到我的軍營,接下來就是我們徹底報復的時候。都烏思力,你會為此付出百倍以上的代價!我們走!”

    王沖冷哼一聲,迅速扭過頭來,帶領著大軍從容的向遠處走去。這一次,不管是都烏思力、大欽若贊還是火樹歸藏等人,誰也沒有再攔截,所有的穆赤大鐵騎早就散開,自然而然的留出一條通道。

    最后,一直到王沖帶領著大軍消失在夜幕深處,兩方的人馬都再沒有動手。

    “大將軍!”

    等到王沖離開,大欽若贊微微一笑,扭頭看向了對面的都烏思力。

    就是這么一個簡簡單單地笑容,看得都烏思力心中咯噔一跳,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

    他偷偷擄掠陳彬,最想瞞著的其實就是大欽若贊和火樹歸藏等人,要不然也用不著遮遮掩掩,演那么一場戲了。只不過人算不如天算,和大欽若贊這種人打交道,連半點僥幸都不能有。現在大欽若贊不但識破了自己,反而這件事情還讓自己陷入極其被動的狀態。

    “大相!”

    都烏思力叫了一聲,也只能硬著頭皮上前。

    “呵呵,我剛剛好像聽到那位磧西大都護,提到陣法天象四個字。大將軍有這種好東西,也不通知我們,如果大將軍提前告訴我們,說不定我和火樹還能替大將軍參謀參謀,陣法天象也早就到手了。”

    大欽若贊朝著火樹歸藏、都松莽布支打了一個手勢,領著兩位帝國大將以及其他的穆赤大鐵騎,一起走上前去,最后在都烏思力的身前停了下來。

    聽到大欽若贊的話,都烏思力頓時臉色一白。大欽若贊這番話說得含蓄,但是意思表達得再明顯不過了,——陣法天象,我也要分杯羹。

    而這恰恰就是都烏思力在極力避免的,西突厥和烏斯藏,雖然地勢、海拔不同,但都是草原國度,以放牧為主,兩大國度也是以騎兵稱雄。如果都烏思力拿到陣法天象之后,能夠讓整個西突厥汗國地覆天翻,徹底的強大起來,重鑄一個更加強大的大突厥帝國,那么毫無疑問,大欽若贊和烏斯藏也同樣能做到。

    “大相真是好眼力,果然什么都瞞不過大相!這件事情即便大相不說,我也是準備一會兒就告訴大相的,只可惜……,這小子還是太奸詐了!”

    雖然心中一萬個不愿意,都烏思力也只能硬著頭皮開口了。

    大欽若贊這種人,雖然武功微不足道,但是論起智謀,哪怕是都烏思力也很難占到便宜。與其最后被大欽若贊發現,像現在這樣處處陷入被動,還不如索性坦白一點。

    “大將軍說的是,畢竟可是唐皇親封的天子門生,確實不是那么好對付!”

    大欽若贊微微笑道,自有一股過人的氣度。

    都烏思力會準備主動開口告訴他,大欽若贊那是半個字都不相信。但是不管是大欽若贊還是都烏思力,兩人都聰明的略過了這一點。只要都烏思力愿意分一杯羹,對于大欽若贊來說其他的都無所謂了。

    和都烏思力寒喧一翻,大欽若贊很快帶著兵馬離開了。

    “大人,大欽若贊說那個王沖狡猾,恐怕他自己才是最狡猾。我們在前面種樹,他什么都不做,卻在這時候來摘果子。也太卑鄙了!”

    等到大欽若贊等人一走,車焜奔巴終于忍不住一臉憤怒道。

    “不錯,這些烏斯藏人真是欺人太甚!真的以為吃定我們了嗎?”

    沙木沙克也跟著附和道,一臉的憤怒。

    然而沙木沙克話才剛說完,啪,一個巴掌重重的扇在他臉色,巨大的力量把沙木沙克扇了一個趔趄。沙木沙克捂著臉,一下子懵住了。

    “混賬東西!”

    都烏思力看著沙木沙克神情冰冷無比。

    “如果不是你不爭氣,輸給一個皇武境的唐人,被烏斯藏人看了笑話,他們又怎么可能越來越放肆!”

    沙木沙克滿臉通紅,嘴巴張了張,但是卻半個字都說不出來。

    都烏思力卻并沒有理會沙木沙克,猛地一甩袖,迅速向著大軍營地中央走去。

    ……

    而與此同時,距離西突厥營地十多里外的地方,大欽若贊、火樹歸藏正帶領著一群穆赤大鐵騎,風塵仆仆,向著大軍的營地而去。

    “都烏思力看起來很不甘啊!”

    半途中,火樹歸藏突然道。

    “如果他心甘才真的怪了,陣法天象的交易,他防的就是我們。”

    大欽若贊淡淡笑道。

    “但是現在就算他不愿意,恐怕也由不得他了。”

    一旁,都松莽布支突然插口道。

    大欽若贊的謀略從來都是環環相扣,今晚的行動,如果成功了,就可以干掉王沖,即便失敗了,也同樣可以從都烏思力那里套取好處,甚至就連都烏思力心中百般不愿意,也不得不同意。

    這一點,都松莽布支不得不佩服。

    “不過,陣法天象非同小可,我們兩大帝國,相似程度又太大,一山不容二虎,以都烏思力的風格,到時候真的會甘愿給我們嗎?”

    突然想到了什么,都松莽布支開口道。

    聲音一落,整個大軍突然一靜,大欽若贊跨坐在馬背上,陡然停了下來。這突然的舉動立即吸引了大軍的注意,火樹歸藏、都松莽布支以及所有的穆赤大鐵騎全部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全部集中到了大欽若贊的身上。

    “呵呵,愿不愿意給,到時候不就知道了?”

    大欽若贊微微一笑,隨即一夾馬腹,向著遠處縱躍而去。身后,火樹歸藏和都松莽布支看了一眼,很快跟了上去。

    ……

    正午時分,陽光熾熱,灼燒著大地。一桿巨大的龍旗插在怛羅斯之城東側,高高的丘陵上面,王沖站立在龍旗下,身旁是高仙芝、程千里以及其他的大唐將領和烏傷鐵騎。所有人佇立在那里一動不動,望著東方的大地默默等待著。

    “侯爺,都烏思力他們會不會不來了?”

    不知過了多久,薛千軍突然開口,打破沉寂道。他抬起頭,緩緩的看向空中,眼神中慢慢透出一絲焦慮。天空中,只見烈日高懸,已經慢慢的接近午時三刻,這已經是王沖所說的,最后交易的時間了,但是對面卻依然不見都烏思力和陳彬等人的蹤跡。

    “放心吧,他會來的!”

    王沖淡淡道。

    那平靜的語氣令薛千軍和周圍的部將,不覺又安靜下來,心中的焦躁也減少了幾分。

    王沖并非盲目的自信,更并非對都烏思力過于相信,而是經過仔細思考的結果。和陳彬一起并戰這么久,王沖非常了解,陳彬絕對是那種寧肯死也絕對不肯開口的人。都烏思力太貪心了,如果從陳彬那里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他一定會主動和自己交易。

    “快看!”

    就在眾人等待的時候,突然,不知道是誰指著遠處叫了起來。下一刻,大地震動,灰沙滾滾,就在地平線的遠處,縱眼望去,只見一支大軍浩浩蕩蕩,如同涌動的潮水一般,正朝著這里洶涌而來。

    “是西突厥人!”

    “不對,還有烏斯藏人!”

    眾人看著遠處,突然叫道。遠遠望去,只見滾滾的煙塵中,兩桿大旗迎風招展,獵獵作舞,一桿青底金狼旗,而另一桿則是白牦黑底圣旗。

    氣氛一下子變得凝重起來,和烏斯藏人以及西突厥人交戰數日,眾人對于兩方的戰術再熟悉不過了。

    大軍浩浩蕩蕩,烏斯藏的穆赤大鐵騎并排而行,身上的鎧甲閃爍著陣陣金屬的冷光。就在距離王沖等人兩千余丈外的地方,都烏思力和大欽若贊等人停了下來。眾人的目光從王沖等人身上掃了一圈,很快越過丘陵,望向了后方那頭龐大的巨猿。

    “怎么回事?這畜生怎么還沒死!”

    都烏思力一臉的戾氣,更有一種深深的忌憚。

    大食人總共四頭巨獸,前面三頭全部都死了,只有這最后一頭巨猿,不知道為什么,遲遲死不了。單純論力量,現在整個戰場,包括都烏思力在內,根本沒人是這頭畜生的對手。以至于都烏思力根本不敢帶領大軍靠得太近,而且必須隨時準備后撤,以免被這頭畜生偷襲。

    “大將軍,走吧!”

    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大欽若贊似笑非笑,突然開口道。

    都烏思力猶豫了一下,雖然有些不甘,但終于還是點了點頭。

    “駕!”

    一聲厲喝,都烏思力一拍馬背,突然從大軍中脫穎而出,朝著遠處縱去。而在他身后,大欽若贊、火樹歸藏等人也緊緊跟了上去。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