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人皇紀 > 第五百四十七章 撤退!火樹歸藏的殺意!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amyeqn.live/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五百四十七章

    “大人!”

    變生肘腑,這突如其來的攻擊,把所有人都驚呆了。都這種時候了,誰也沒有想到,大唐人居然還留了一手,還留了一只偽裝的軍隊埋伏在后面。而且領頭的居然還是鮮于仲通和大唐的名將王嚴。

    這兩個人都是僅次于大將軍火樹歸藏級別的強者,單打獨斗都能支撐很久,更何況是聯起手來暗算龍欽巴。

    只是這一擊,龍欽巴便重傷了。

    “保護大人!”

    “該死,唐人太卑鄙了!”

    “阻止他們!”

    “殺了他們!”

    ……

    所有的烏斯藏人頓時反應過來,一個個又驚又怒,奮不顧身的向著鮮于仲通和王嚴沖殺過來。然而還沒等到他們沖過來,希聿聿戰馬長嘶,數以千計的安南都護軍精銳鐵騎電射而來,如同一把尖刀,一把切在烏斯藏人的陣列中,將這只追擊的部隊橫向切成兩段。

    “殺!——”

    蹄噠噠的密集馬蹄聲響徹云霄。安南都護軍的這次發難完全是眾人意想不到的方向。連龍欽巴都上當了,更別說是其他人。

    轟隆隆!

    戰馬與戰馬的撞擊聲,刀與劍的交擊響成一片。有心算無心,烏斯藏人在安南都護軍的攻擊下節節敗退,六七千的大軍只是一個沖擊,便瞬間大亂。

    “干掉他!”

    鮮于仲通和王嚴兩人眼中寒芒大熾,齊齊鎖定了摔在臥牛石上的龍欽巴。這位烏斯藏的悍將可是五虎將之首,如果殺掉他,絕對能對烏斯藏人造成極大的沖擊,大大的打擊他們的士氣。

    蹄噠噠,大片的污泥和雨水飛甩開來,兩位大唐西南的最高統帥同時對龍欽巴這位五虎將之首發出了致命的攻擊。

    “保護大人!”

    “絕對不能讓唐人傷害到大人!”

    一剎那間,周圍所有的烏斯藏將領急得雙眼通紅,帶領周圍的其他士兵,瘋狂的,完全是不要命的向著鮮于仲通和王嚴沖了過來。哞,虛空中浮現出一頭又一頭的烏斯藏耗牛虛影,夾雜著高原神話傳說中的怪獸虛影。

    一道道罡氣洪流撲天蓋地,如同無數怒蛟、騰龍一般從四面八方向著王嚴和鮮于仲通轟殺過去。

    轟!轟!

    說時遲,那時快,兩道深沉至極,而又磅礴至極的罡氣突然之間由小至大,從人群深處猛烈的爆發出來。那種強大的力量,霸烈無比,只是一瞬間就將四周八方涌過來的罡氣洪流震得支離破碎。

    不止如此,兩股深沉至極的罡氣聯手,掃蕩虛空,將那些瘋狂撲過來的烏斯藏將領,連同士兵,全部如同斷線風箏一般震飛出去。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徹虛空,面對大唐西南兩大最高統帥,哪怕這些驍勇、兇悍的烏斯藏人聯起手來也完全不是對手。轟,兩大*統帥震飛漫天的烏斯藏人,速度不減,直往龍欽巴撲了過去。

    “火樹歸藏不在,正是擊殺龍欽巴最好的機會。耿直兄,全力出手,不要給他機會!”

    鮮于仲通的怒吼聲響徹天空。

    在獅子城,龍欽巴絕對是個巨大的威脅。這位來自大雪山神廟的五虎將,力量強大無比,而且功法駁雜,單打獨斗,鮮于仲通和王嚴以下,幾乎沒有人是他的對手。偏偏,眾人又耐何不了他。

    如今,龍欽巴孤軍深入,正是一個擊殺他的最好的機會。

    哪怕他實力驚人,但面對鮮于仲通和王嚴兩員大唐統帥的聯手攻擊,也只是死路一條。

    “大人,不好!”

    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鮮于仲通和王嚴兩人聯手發動致命一擊的時候,剎那里,突然人影一閃,周圍眾人甚至都還沒有看清楚,砰的一聲,龍欽巴就被一股推了出去。

    ——電光石火間,一名烏斯藏將領沖了過來,將龍欽巴用力推了出去。

    而龍欽巴的反應也快,手掌一伸,一把抓住一頭鬃發油亮的青稞馬,一個翻身,上了馬背。

    駕!

    雙腿一夾,龍欽巴根本看都沒看身后,撞開人群,閃電般往遠處逃去。

    鮮于仲通和王嚴,單獨任何一個人出現,他都敢和他們斗上幾個回合。但是現在,他已經受傷,再待在這里,必死無疑。除非大將軍火樹歸藏出現,否則的話,絕對沒有人可以同時抵擋他們兩個的攻擊。

    “鮮于仲通,王嚴!你們逃不出西南的,我一定會將你們兩個碎尸萬段!”

    龍欽巴發怒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但是他的腳下一點都不慢。而其他烏斯藏鐵騎則是不要命的人馬合一,向著兩個沖了過來。

    “保護大人!”

    “擋住他們!”

    王嚴也同時指揮大軍應對。相比起單打獨斗,他還是更擅長這種軍陣上的對抗。

    “該死!”

    眼看著龍欽巴逃遠,又利用其他烏斯藏騎兵來擋住自己,鮮于仲通臉都黑了,他的五指猛的一扣,如同鋼釬般插進那名烏斯藏將領的的身體,順勢一摔,狠狠的摜摔到了那塊臥牛石上。磅礴的罡氣灌入他的體內,直接將他的體內經脈、內臟震得支離破碎,滅絕了他的生機。

    “好好的機會,全部浪費掉了!”

    說話的時候,一臉的不甘。

    龍欽巴這種舉足輕重的高原悍將平時的時候都是和其他烏斯藏猛將或者火樹歸藏、大欽若贊他們在一起。若不是他急于冒進,想要追殺突圍的安南都護軍,根本不會給他們這種可趨之機。

    錯過這次的機會,以后可就難了。

    “不行!我非得干掉他不可!”

    鮮于仲通心中一發狠,就要追上前去,徹底的了解龍欽巴,然而就在此時,異變突起。

    “吟!——”

    一道龍吟般的長嘯滾滾蕩蕩,從遠處沖天而起。聲音中蘊含了一股無窮的偉力,在層層的大雨中打出一條貫通天地的真空氣柱。以那真空氣柱為中央,一波波的漣漪向著四面八方無限的擴展開來,就好像半空之中泛開了一個又一個巨大的漣漪一般。

    所有的暴雨白花花一片,被炸得一波又一波,不停的向往震蕩開來。

    “火樹歸藏!”

    鮮于仲通神色一沉,心中猛的抖了一下。擁有如此渾厚的罡氣,而且氣運于音,能夠在漫天暴雨中打出一條貫通天地的通道,放眼整個西南,也只有烏斯藏大將火樹歸藏才有這種功力了。

    “他來了!和沖兒預料的一樣,來的好快!”

    王嚴本來正在指揮大軍將烏斯藏一片片的沖散,這個時候聽到嘯聲,不知什么時候走了過來:

    “火樹歸藏正在趕過來,其他的大軍也在趕過來。我們不宜久遠處,再將這些追兵打散一下,用他們來阻擋追兵,基本上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王嚴說著抬頭看了一眼天空。

    原本只是昏暗的天空,這個時候已經完全黑暗下來了。這一場始于獅子城的突圍,耗時良久,再加上短兵相接的時間,到現在已經完全進入入夜時分。雖然天色已暗,但暴雨卻并沒有停止。

    鋪天蓋地的傾盆大雨,再加上黑夜,這就是眾人這次突圍最好的天時地利人和。

    烏斯藏人白天的時候就已經幾次追丟了,現在入夜,眼力好也沒用,就更加難以捉摸安南都護軍的行蹤了。就算他們個個騎馬,也一點用處都沒有。這場突圍,到里也就算是徹底成功了。

    ——這是王沖之前對王嚴分析過的。

    “沒辦法了!雖然很想火樹歸藏生死較量,但是沖公子說的不錯,現在還不是和他們生死決戰的時候!”

    鮮于仲通通紅眼睛,狠狠的看著遠處,雖然心中不甘,卻也不得不撥轉馬頭,和王嚴一起離去:

    “所有人聽令,趕緊撤離!”

    雖然很想殺了龍欽巴,但相比起來,鮮于仲通最想殺的還是火樹歸藏。在大唐西南,這位烏斯藏大將永遠都是安南都護軍最大的敵人。

    蹄噠噠,鮮于仲通和王嚴在后方斷后,一行很快就消失在了雨夜之中。

    “人呢?”

    而鮮于仲通等人前腳剛走,另一道魁梧的身影,雄渾厚重,猶如山巒一般,出現在了現場。鏗!右手一松,一根精鋼銘文的丈長刀柄便重重的墜落到了地上,濺起一片泥濘。

    “回大人,已經走了!”

    一名烏斯藏將領躬著身子,戰戰兢兢道。

    “什么人打傷的你?”

    火樹歸藏回過頭來,又望向了一旁的龍欽巴。他的臉上陰沉如水,看不出表情。濃烈的罡氣在他的體表流動,化為火焰一般熊熊的燃燒。五行五系之中,火樹歸藏是屬于最霸烈,同時也是最暴烈的那種火系頂級強者。

    他身上的火焰,甚至在黑夜里很遠都能看得見。

    “回將軍,是鮮于仲通和王嚴!”

    龍欽巴也低著頭道,神情頗為畏懼。他在烏斯藏人中雖然以悍勇著稱,就算在鮮于仲通和王嚴這兩種異族大敵面前,也是渾不在乎,但是對于大將軍火樹歸藏,龍欽巴還是極為畏懼,或者說更多的是敬畏。

    火樹歸藏比他成名更早!

    很早之前,他的名聲就已經飄揚在烏斯藏高原阿里王系的上空了。他是真正的武將,為戰斗而生!

    “鮮于仲通和王嚴?哼,看來我們這次真的是遇到對手了!居然連他們兩個,他都能命令!”

    火樹歸藏望著鮮于仲通等人離開的方向,眼中掠過一抹森寒至極的光芒。

    “啊!”

    龍欽巴怔了怔,有些迷惑的看著火樹歸藏,完全不明白大將軍在說什么。

    “哼,用調虎離山之主將我調走,又用埋伏奇兵在你們追擊的時候暗算你們,順便一舉將你斬殺……,你該不會以為這是鮮于仲通或者王嚴的注意吧?”

    火樹歸藏冷笑道。

    不得不承認,他看走眼了。對方比他想像的還要聰明。其他就算了,似乎連自己的行動都被他給算計到了。

    而且,大軍突圍從來都不是簡單的事情。特別是涉及到近十萬大軍的事情。火樹歸藏本來以為自己無論怎么樣都是趕得及的。但是沒有想到,對方將大軍組織的井井有條,突圍、防護,反擊……,所有的一切猶如行動流水,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點混亂都沒有。

    而且還以最快的速度,指揮山上的數萬大軍離開了這里。

    這么短的時間,這么快的速度,就連火樹歸藏都遠遠做不到。這完全是只存在于理論上的事情。

    對方對大軍的指揮藝水已經達到了近乎神跡,不可思議的地步!

    火樹歸藏縱橫天下這么多年,還是第一次見到能將大軍指揮達到這種地步的人物!不過,對方表現出來的戰略和戰陣指揮藝術越優秀,越杰出,越超凡脫俗,火樹歸藏心中的殺機便越是旺盛和強烈。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体彩福建11选五玩法